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筆下文學 > 民國諜影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確認目標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確認目標

“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
  
  這是《共產黨宣言》的最后一句話,也是最著名的一句話!
  
  三原柏明在這張合影照片上的背面寫下了這句話,含義自然就不一樣了,很顯然,照片上的合影人應該都是和他志同道合的同志。
  
  今井優志指著照片上最后一個男子,問道:“另外一個人的身份查出來了嗎?”
  
  “沒有,我們花費了不少時間和精力,也無法確認最后一個人的身份,看來只有抓捕高杉仁希后,從他的口里找出這個人。”
  
  小野松永搖了搖頭,又接著說道:“需要說明一點的是,高杉仁希的身份比較特殊,他在少年時期考入東亞同文書院,畢業后進入外交部的報社,期間多次被派入中國內陸工作,到淞滬大戰之后,又被派往中國,現在隸屬于外交部,我們覺得這件事情不宜搞的動靜太大,準備進行秘密抓捕,盡快送回國內調查,所以這才請大佐閣下幫助我們完成這一任務!”
  
  今井優志一聽,頓時臉色一變,詫異的說道:“這個人是外交部的情報人員?”
  
  小野松永口中的東亞同文書院,別人不知道,可是作為老牌間諜,今井優志自然清楚,這是日本在中國設立最早的間諜學院。
  
  這個學院始建于本世紀初年,學校就在上海,開始是打著增進中日親善的幌子,頂著教育機構的名義而進行的,但從始至終,都是日本方面搜集中國情報,培養新生力量的間諜機構。
  
  所招收的成員都是日本青少年,他們在這所學校里學習漢語,漢文學,中國歷史和地理,全面的了解中國各地的政治、經濟、通訊,工業,物產、交通、地理和風俗習慣等情況。
  
  書院的學生畢業之后,有半數都留在中國,服務于各地各級日本侵華機關或偽政權當中,遍布中國東北,華北,華中,華南各地,職業也各有不同,有政府官員,文人學者,隨軍翻譯、報社記者等等,但基本上都服務日本各大部門的情報機構,都有情報人員的背景,成為日本潛伏在中國的情報人員中的重要力量,就是寧志恒手中抓捕的很多間諜都是從這個學院畢業的。
  
  現在高杉仁希自然也是這種情況,這讓今井優志立時有些猶豫了。
  
  外交部的情報部門雖然存在感較低,保密級別和權限都不高,可也不是特高課可以隨意抓捕的,如果事情泄露,最后引起糾紛出了問題,這個責任他是絕不愿意承擔的。
  
  小野松永看到今井優志的神情,就知道對方所想,趕緊勸說道:“大佐閣下,我們認為這是最有效的辦法了,只要下手隱蔽,在中國失蹤一個記者,并不會引人注意,等我們審訊出真實情況,確認他的赤色分子身份,外交部就是知道了,也無法反對!”
  
  “你們太想當然了,南京不是華北,輪不到我們特高課做主,現在南京的工作是軍部主持。”
  
  今井優志臉色冰冷,他當然不愿背這個黑鍋,接著說道:“這件事情我無法擅專,需要請示華北總部,如果土原課長同意這么做,那我就執行,如果得不到土原課長的命令,那就只能說抱歉了。”
  
  特高課的情況比較特殊,他們之前只不過是內務省的警察部門,可是后來卻在中國境內發展迅猛,到了土原敬二的手里,更是迅速蛻變成為準軍事化的,大型對外情報部門,所以,特高課的總部卻是在中國華北,東京特高課也只是其下屬的分部,也無權強行命令今井優志。
  
  小野松永和安部陸山相視一眼,他們在來之前就已經料想到了現在的情況,畢竟做這種事情,不能擺在明面上說,誰也不會平白冒這個風險。
  
  小野松永點頭說道:“我們來之前,本部已經把情況匯報給了土原課長,我想近期內,您就可以接到總部的命令。”
  
  “那就等我收到總部命令后,再進抓捕吧!”
  
  今井優志面色稍微緩和了一下,不過他心中卻有了另外一個想法,如果高杉仁希確實是真正的赤色分子,那么他在中國境內逗留了這么長的時間,有很大可能和中國的赤色分子,也就是地下黨已經產生了聯系,這樣一來,自己不也是可以順著這條線索找到地下黨的蹤跡嗎?
  
  在等待總部命令的這段時間里,自己正好可以對其進行監視和跟蹤,如果能夠有所收獲,那豈不是一樁美事。
  
  今井優志越想越覺得有道理,他看了看小野松永兩個人,臉色一緩,笑著說道:“這樣吧,在得到總部的電文之前,我會派人對目標進行監控,如果你們二位不放心,也可以參與到這項工作中來。”
  
  “那太好了!一切都聽大佐閣下安排!”小野松永當然點頭答應,他對高杉仁希更是緊張,生怕對方脫離了自己的視線和掌控,自己能夠時時監控,當然是最好了,如果能夠有所發現,那自然是錦上添花。
  
  第二天早上,南京特高課附近的富田賓館,何思明洗漱干凈,換上一身嶄新的白色西裝,特意左胸口袋別上暗紅色手絹,抬手看了看手表,掐算著時間,打開房門,聽著外面的動靜。
  
  不多時,聽到了外面有動靜,這才邁步出門,正好看見隔壁的小野松永和安部陸山兩個人出了房間,兩個人還是一身普通的便裝,身形不高,顯得很不起眼。
  
  何思明搶先打聲招呼道:“小野君,昨天晚上休息的可好?”
  
  小野松永看到何思明,也趕緊露出了笑臉,從昨天今井優志對待這位竹下聯絡官的態度,他也察覺出了異常,這個聯絡官的背景絕沒有之前想的那么簡單,他隨之也沒有了昨天冷淡態度,笑著回答道:“竹下君,多謝你的關心,我們休息的很好。”
  
  何思明依然是滿臉的笑意,絲毫不以昨天的事情為意,熱情的說道:“小野君,你們是頭一次來到南京吧,這里可是中國最著名的古都,今天我和朋友約好了,要去南京各處游覽一番,不如一起去看一看?”
  
  小野松永一愣,他看何思明如此熱情,不由得無奈地推辭道:“對不起,竹下君,今井大佐給我們安排了任務,真是太抱歉了!”
  
  何思明面露惋惜之色,一攤手,說道:“好吧,反正我要在南京多逗留幾天,以后也有機會。”
  
  小野松永和安部陸山也是連聲答應,三個人邊走邊說,一起向外走去。
  
  三人的身影一走出賓館大門,馬上就有數道目光掃過,暗中傳出一個聲音:“就是他們,身穿白色西服旁邊的那兩個人就是目標!”
  
  這個時候,聞浩早就驅車來到富田賓館,一直等在大門外,看到何思明出門,就趕緊迎了上來,今天約好了,兩個人準備一起去往藤原智仁的府邸拜訪。
  
  小野松永二人看到有人來接何思明,便揮手示意,各自分手離開,他們并沒有注意到,幾道身影遠遠地跟在他們身后。
  
  小野松永兩個人先是趕到特高課,隨后今井優志給他們調派了一隊人員,一行人來到聯合通訊社,分頭布置,開始對目標高杉仁希進行跟蹤監視。
  
  寧志恒的住所里,聞浩和何思明兩個人登門拜訪,聞浩精心準備了幾件古董珍品,寧志恒自然是非常高興,對聞浩大加贊賞,何思明在一旁也是為他美言,三個人相談甚歡,最后寧志恒點頭答應了他的請求,為他在南京政府謀一個部長的頭銜,這讓聞浩欣喜萬分,再三表示衷心,誓為藤原先生之爪牙,馬首是瞻!
  
  第二天的上午,易東安向寧志恒匯報昨天一天,情報組的跟蹤情況。
  
  “康學致親自帶隊跟蹤了小野松永這些人,昨天上午和中午的時候,他們都在聯合通訊社的附近逗留,還在通訊社大門附近租了一間房子,布置了一個監視點,下午二點左右,他們跟蹤了從聯合通訊社里出來的一輛轎車,他們一直跟蹤到了下關區,直到車輛進入了日本軍營,小野等人就在外面守著。
  
  五點左右,這輛轎車離開軍營,到了城東一家飯店,車上下來了一個中年男子,轎車就開走了,小野松永沒有理睬轎車,只是繼續跟蹤那名中年男子,這個人應該就是他們要尋找的目標。
  
  中年男子好像約了人在飯店吃飯,我們的人不敢靠的太近,所以和他吃飯的人,我們沒有看到,只是記下了當時吃飯的房間號,后來到了晚八點左右,這個中年男子離開飯店,叫了一輛黃包車,回到城中區太平街五十三號,這是一處獨立的公寓,周圍的住戶也大多都是日本僑民,情報組花了一晚上的時間了解到,居住這個公寓的人名叫高杉仁希,是聯合通訊社的首席記者,昨天晚上在飯店和他一起吃飯的人,是一男一女,年紀都大概三十多歲,因為當時人手不足,康學致沒有安排跟蹤,所以具體的身份還需要繼續調查。”
  
  “高杉仁希?”
  
  寧志恒心中有些疑惑,根據何思明提供的情況,小野松永兩個人是專門從國內來南京抓捕赤色分子的,按理來說,他們的目標應該早就確定,可是現在卻沒有立刻抓捕,看來他們對目標的身份也不是很確定。
  
  當然,還有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他們想通過高杉仁希,找到和他聯系的南京地下黨成員,這是準備放長線釣大魚啊!
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足球胜平负分析 上海哈灵麻将哪里下载 2019年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广东闲来麻将所有版本 河北快3开奖号码 澳洲11选五开奖分布图 股票配资平台十强 10月股票推荐 益丰配资 快乐十分黑龙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