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筆下文學 > 隋末大權臣 > 第十九章深入敵營三

第十九章深入敵營三


  韓世諤忍不住點頭,瞧這些人精練之色,便知他們的身手很不一般,就像武俠書里寫的那樣,豐神俊朗,精氣內斂。
  眾將士一齊抱拳,斗志高昂道:“請將軍下令”
  韓世諤滿意的點頭:“好!現在是下午時分,你們現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休息”
  眾人支起了耳朵。
  “啊!休息!…”
  一個下午過去,在五十名將士睡覺補充精神的當口,前方斥候不斷傳來情報。
  突厥人扎營之后,果然派出了哨騎四處游巡,活動范圍在大營周遭二十里方圓內,最遠的一支哨騎竟探出了三十里。
  現在已到了晚間,草原上漆黑一片,風吹得更加猛烈,天際隱隱有雷聲轟鳴,一場暴風雨即將到來。
  吩咐好韓虎后,韓世諤叫起了那五十名睡得正香甜的將士,然后跟韓豹帶著他們,策馬前行到離突厥大營三十里處,找了一個隆起的草地丘陵,背靠他們大營方向坐了下來。
  “你們現在有個任務……”
  “請將軍吩咐”睡飽了覺的將士們精神愈發充沛。
  “突厥的哨騎大概十人為一隊,在大營四周巡游,你們的第一個任務是,給我活捉一隊哨騎回來,不準打草驚蛇,就當是潛進突厥大營前的熱身了,記住,最好三人或四人為一個小組,每個小組里兩人負責殺敵,另兩人負責警戒,各組互相掩護,交替進攻……”
  眾人都是經過韓虎、韓豹二人嚴格訓練出來的高手,而且對軍伍中的合擊之術更是明了于心,韓世諤稍微一解釋后世特種部隊的某些作戰特點,他們立馬便心領神會。
  韓豹不解的問道:“公子活捉了突厥哨騎以后呢?下一步怎么辦?”
  韓世諤沉思道:“下一步,便是潛進突厥的大營了,他們平時為民,戰時為兵,軍隊里卻沒有統一的軍服,這便給我們提供了很大的便利條件,你們要混進去就相對容易多了……”
  韓世諤正待吩咐潛進大營后的行動計劃,忽然察覺身后丘陵的高處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響。
  韓世諤頓時又驚,飛快站起身,指著那幾名突厥人大叫道:“捉住他們”
  其實不待他下令,回過神的黑旗衛,就早已跳了起來,二話不說一個縱身便躍到人的身邊,一把揪住他的領子,然后舉拳便往他太陽穴揍去。
  那突厥人正要撒一泡尿,猛不丁被人揪住了領子,頓時嚇了一跳,夜色下見揪住他的人,一身牧民打扮,立馬嘰里咕嚕叫了一句什么,話未落音,太陽穴便被人狠狠揍了一拳,暈過去了。
  其余的將士也飛快縱身掠到丘陵的另一面,見還有九名突厥人騎在馬上,正在悠然自得的談笑,將士們不再遲疑,飛身而上,以一種獅子搏兔的氣勢,三四人收拾一個,眨眼間便將九名突厥人放倒。
  夜色下的草原冷若寒冰,四周一片漆黑,一眼望去,天與地銜接的盡頭融化在黑暗之中,無從追索。
  這才是真正的黑暗,蒼茫大地與浩瀚夜空沒有一絲光亮,那種令人感到絕望的漆黑,再加上寒冷徹骨的草原夜風,如同置身于地獄輪回,看不到希望和未來。
  被活捉的十名突厥哨騎,現在估計就是這種心情,驚詫,絕望,和恐懼,他們現在也猜到了,這些人應該就是最近經常搶劫殺人的******士兵。
  他們有心想朝突厥大營方向大喊示警,無奈他們的手腳已被綁住,嘴也被堵上,他們已成了這伙強盜砧板上的五塊肉,他們想怎么切就怎么切。
  “來人,把他們隔離,然后分別問口供,讓他們把突厥大營的布置細節,全部交代出來,膽敢大喊大叫者,言語不盡不實者,就一刀抹了他的脖子”
  “諾”
  在這個離大營數十里的草原丘陵地,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十名突厥士兵終于絕望了。
  口供問得很順利,十名韃子被分別帶得遠遠的,隔離以后他們也不敢瞎編,否則一對照下來就穿幫,后果很嚴重。
  于是他們非常配合,有問必答,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竹筒倒豆子般交代得酣暢淋漓。
  突厥大營的布置,與韓虎的猜想大致一樣。
  營外設有哨騎,在大營外圍二十到三十里的范圍內游巡警戒,轅門正面布置探馬赤,左右兩側布置巡邏騎兵,再往里去還有左翼,右翼,左軍,右軍,軍中的千夫長和萬夫長都有自己單獨的營帳,帥帳位于整個大營最中心的位置,帥帳里面自然便是薛延陀部的首領俟斤。
  與所有的軍隊一樣,戰士在營帳中就寢以后,營內除了巡邏警戒的巡邏騎兵之外,嚴禁任何人在營中游走,違者必斬。
  這給韓世諤的計劃,帶來了很大的難度。
  “就算成功的混進大營,也動彈不得啊,怎么辦?”韓豹急道。
  韓世諤想了一會兒,道:“暗的不行就跟他來明的,咱們大大方方給他來個斬首行動”
  韓豹愕然道:“公子,何謂斬首行動?”
  “如果把一支部落比作一個人,你說最重要的腦袋部位,應該是軍中哪些人?”
  韓豹恍然道:“是這個部落的首領?所謂的斬首行動,就是刺殺他們的首領?”
  韓世諤點頭道:“不錯,首領是一支軍隊的大腦和指揮中樞,特別是高級將領如果被刺,這支軍隊將處于群龍無首的混亂局面,他們的戰斗力和破壞力將會大大降低,而且這種混亂的情況也有利于我們刺殺行動成功后迅速隱蔽,脫身。”
  略略的幾句話,韓豹和眾將士便立馬明白了,韓豹點頭道:“不錯,比如突厥人,他們軍中分百夫長,千夫長,萬夫長,如果將他們的萬夫長或千夫長刺殺了,下面的百人隊,千人隊就會亂成一團,以致令出多門,行動無法統一,這樣一來我們只消往某個隱秘的地方一躲,或是干脆大明大亮的和那些混亂的突厥人混在一起,就會安然無恙。”
  韓世諤笑道:“不錯,就是這么個意思。”
  “公子,那咱們具體怎么行動啊?”韓豹現在倒有些躍躍欲試了。
  韓世諤又道:“先把突厥大營里的那些千夫長,萬夫長住的營帳位置問出來,既然潛伏進去那么困難,你們干脆穿著他們的衣服大明大亮的闖進去,一邊騎馬一邊用突厥話大聲喊緊急軍情,如此情況之下,應該沒人會懷疑你們是敵人,你們就可以一路暢行,直達他們的帥帳。”
  “然后呢?”
  韓世諤眼中閃過一抹兇光:“然后你們就迅速接近那些主帥和萬夫長,把他們都給滅了,我會跟韓虎在大營的外圍派三千將士配合你們的行動,適當的制造一些混亂掩護你們。”
  夜色下,五十名將士騎在戰馬上整裝待發。
  同時,剩余的近三千名將士也集結完畢,戰斗即將開始,數千人于靜謐無聲之中散發出淡淡的殺氣,這一戰雖然以寡敵眾,但卻是以有心算無心,勝與敗,生與死,即刻便見分曉。
  寒冷的夜風吹過草原,冷得沁膚徹骨,可他們覺得胸腔中一股熱血在沸騰,一團烈火在燃燒。
  韓世諤站在韓豹的馬前,二人靜靜對視許久,接著韓豹朝他一抱拳,深深道:“大豹,一切拜托了,保重,寧可任務失敗,你們也要獨善其身,活著回來。”
  韓豹扶了扶頭上的氈帽,豪邁的大笑幾聲,將胸膛拍得撲撲作響,大聲道:“殺敵建功,封妻蔭子,今日正是大好時機,且看我們五十人,如何將突厥的大營,鬧得雞犬不寧”
  五十名將士齊聲大喝:“殺、殺、殺”
  韓世諤也笑了,夜色下,眼中的晶瑩微微閃爍。
  “活著回來,我給你們記首功”
  韓豹哈哈一笑,手揚馬鞭狠狠一抽,大喝道:“兄弟們,走,搶功勞了”
  身后九名將士跟隨其后,策馬便往突厥大營疾弛而去。
  隔了大概半柱香的時間,又有十名將士催馬而動,就這樣,五十名殺爭分成五批,往突厥大營奔去。
  韓世諤一直靜靜注視著他們,直到馬蹄聲已消失不見,這才回過頭對剩下的近三千將士大聲道:“現在三千人分三隊,半個時辰后出發,其中一隊肅清大營外圍的哨騎,一隊對大營的東側發動佯攻,還有一隊跟著我,為袍澤掩護。”
  “諾”眾將士齊聲應道。
  漆黑的夜色下,突厥大營里仍舊如往常般平靜無波。
  五萬人的營帳,連綿十余里,一直延伸到目光極處,仿佛連接到了天的盡頭。
  風聲驟急,吹起大營轅門前高高豎立的圖騰旗,旗上繡著一匹猙獰兇惡的狼頭,隨著狂風左右急促搖擺,仿佛活了一般,急待出籠擇人而嗜。
  時已深夜,突厥們早已入睡,營帳外來來往往的巡遺騎士打著火把,默然無聲的策騎巡游,警惕的注意周遭的一切動靜。
  平靜中帶著幾分肅殺,沉默中透著幾許凝重。
  忽然,遠處傳來一陣雜亂急促的馬蹄聲,聲音越來越近,打破了黑夜的寧靜。
  游弋在轅門外的哨騎,聽到馬蹄聲紛紛緊張起來,警惕的眼睛死死盯著轅門的前方,他們手中的刺槍和鋼刀微微斜指,隨時準備著向前沖殺,其中兩撥哨騎已策馬迎了上去。
  馬蹄聲雜亂,但稀少,馬背上長大的突厥人,很快便聽出這群騎士的人數大概只有十人不到,而且很急促,很快,幾個呼吸間,便已到達轅門前不遠處。
  人數不多,警戒的哨騎終于稍稍放松了戒備,沒有哪個敵人這么蠢,敢以數人之勇而獨闖五萬人的大營,初步判斷應該不是那些該死的敵人。
  哨騎迎上前,一邊策馬一邊抽出腰刀,大喝道:“來人住馬,你們是什么人?”
  來人絲毫未減速,只是飛快用突厥語大聲道:“你們快閃開,我們是東南向的‘阿勒斤赤’,有緊急軍情,去見首領,******,已出現了,還不快閃開!”
  來人語氣又急又快,似夾雜著些許慌亂惶然,話音剛落,這撥十人的哨騎已奔行至了轅門前。
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新疆11选5基本来木走了势图 江苏11选5复式 刮刮乐图片大全 98彩票网登录平台 江西快3几分钟开一次 四川金7乐奖金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结果 cpcp彩票群 黑龙江22选5历史开奖 山西泳坛夺金近10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