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筆下文學 > 隋末大權臣 > 第四百零九章以命填土一

第四百零九章以命填土一

    當楊素親眼看到了突厥營地的情況后,只見他思考了一會,便是立刻命令軍隊當道列陣,把自己的指揮旗陣布置在官道左邊的一座小山丘上,左侯衛的兩萬人馬于他的四千嫡系重騎,負責保衛旗陣擔任中軍列方陣,把不知根知底的并洲軍布置在左翼,右衛的四萬人馬布置在右翼,至于左衛的軍隊,卻是頂在最前面,擔當人肉盾牌。
  
      時間已經是巳時過半,天空的驕陽似火,遠道而來的隋軍將士未得充足休整,在這樣的天氣里體力受到的影響,都頗為不小,讓各軍將士稍做休整后,楊素又是召集各衛的眾將,召開最后的戰前會議,布置作戰任務,而眾人到齊后,楊素立即命令,左衛大家將軍賀若弼,出動五千輕步兵擔任工兵,用隨軍帶來的蝦蟆車,去填塞突厥人的護營壕溝,先打開攻營道路,然后再投入重步兵,正面攻打突厥大營。
  
      得到楊素的命令之后,賀若弼的臉色變得有些發白,忍不住說道:“大帥,我們正面攻打啊?突厥的弓箭那么厲害,你又不是沒有見過,讓末將的隊伍,去填塞突厥大營的護營壕溝,傷亡有多大,你不知道嗎…?”
  
      楊素聞言,卻是平靜說道:“賀將軍!我前幾天就已經對你說過,今天這一戰就是我們的正面決戰,如今突厥不肯出營決戰,我們不填平突厥的護營壕溝,又怎么攻營?又怎么和突厥決戰…?”
  
      楊素的反問,令得賀若弼啞口無言后,楊素又是補充道:“再說了,本帥也是給你們帶來了蝦蟆車,讓你可以輕松填塞賊營壕溝,總比叫你擔土挑石直接去填壕溝強吧?放心,我會給你充足的時間,一個時辰內,填平兩里長的突厥營地壕溝,就行了…!”
  
      賀若弼看看自己一行人,隨軍帶來的二十架蝦蟆車,賀若弼此時毫無辦法,只能是抱拳說了一句末將遵命,然后便是快步沖回自軍隊伍安排布置,不一刻,賀若弼左衛的隊伍,己經匆匆做好填壕準備,在戰鼓擂響間,隋朝與突厥的第一場大戰,就此展開,擔任先鋒的左衛軍,首先派出大量的長盾手出陣,掩護著弓弩手緩緩上前,到突厥營地外布置臨時工事,掩護弓弩手以弓箭壓制營內突厥士兵,減輕蝦蟆車隊的前進壓力,接著才是二十架蝦蟆車上前,百人一組推動一輛蝦蟆車,靠著長盾手保護兩翼奮力向前,沖向突厥營外的壕溝。
  
      此時這戰場的前沿,早已是飛箭如雨,突厥軍隊的羽箭無時無刻不在落下,如同狂風暴雨一般不斷席卷戰場,隋軍弓手即便也長盾掩護,也仍然被突厥弓箭壓得抬不起頭,沒多少機會放箭還擊,推著蝦蟆車前進的隋軍步兵更慘,那怕身前有高聳的蝦蟆車保護正面,身旁也有長盾保護兩翼,仍然還是被拋射而來的突厥羽箭射死射傷眾多,一輛蝦蟆車甚至還因為車手中箭過多的緣故而停止前進。
  
      突厥人顏色不一的羽箭,繼續如冰雹雨點一般落下,二十輛蝦蟆車,很快就變成了二十架巨大的刺猬,推車前進的隋軍車手,雖然有蝦膜車的阻擋,但是此時他們不斷在車后慘叫,以賀若弼為代表的左衛將領,大多都是在自身怒吼,質問大帥為什么要把這樣的苦差使,交給自軍?賀若弼則是臉色鐵青著注視著前方,心中越來越想把眼前的突厥,給狠狠的撕碎生嚼。
  
      韓世諤此時也是在緊張注視著戰場,當看到己方臨時工事旁插滿的羽箭,已經如同蘆葦一般的密集后,韓世諤心中一動,連忙開口向楊義臣問道:“大將軍!有件事打聽一下,既然突厥如此大量使用羽箭,他們的羽箭又是靠什么保證供應?羽箭的造價并不低,突厥軍隊怎么能有這么多的羽箭…?”
  
      楊義臣聞言,也是如實答道:“韓將軍!突厥的羽箭之所以如此的充足,原因有三,第一!突厥擅射,在草原上獵鳥無數,羽毛充足,價格也遠比中原廉價,第二,突厥人的疆域廣大,境內不缺木材,取木廉價,且不象我們中原軍隊一樣重視箭桿質量,箭桿一般用完即棄,只回收鐵制箭鏃,來源十分廣泛,數量自然就有保證,第三,突厥注意對工匠的保護,從我們中原劫掠到的男丁,也基本都是用來生產羽箭,所以羽箭供應十分充足…。”
  
      韓世諤聞言點了點頭,稍微盤算著,再次問道:“大將軍!既然如此,那我們邊境上的官員,為什么不考慮控制一下生鐵對草原的供應?沒有生鐵造箭頭,突厥那邊木材和羽毛再多也是無用啊?”
  
      楊義臣也是輕聲答道:“一直在控制,但收效很小,根本就是防不勝防…。”
  
      反觀賀若弼那里,只聽鐺鐺鐺鐺,羽箭射到太原隋軍弓兵面前的長盾上,發出清脆的釘擊聲,密如珠雨,把硬木制成的長盾釘得如同長滿羽毛,也把躲在長盾后的隋軍弓兵,給壓得毫無機會抬頭,一名隋軍弓手有些膽大,半蹲著強拉開弓,突然站起身來剛想放箭,一支突厥人的羽箭,已然準確貫穿了他的咽喉,他帶著一串血雨仰面摔倒,長盾后他的其他同伴也哀號了起來,喊道:“這么猛的箭雨,我們怎么放箭還擊啊…?”
  
      其實,這些可以蹲在長盾兵的后面,躲避突厥弓箭的隋軍弓兵,還算是幸運的了,最慘的還是那些推著蝦蟆車,前進的隋軍輕步兵,他們可是連一個安全的射擊死角都找不到,還得推著沉重的蝦蟆車拼命前進,盡管正面有滿載土石的蝦蟆車可以擋住正面來箭,兩側也有同伴的長盾擋住交叉直射來的弓箭,但突厥弓兵拋射而來的羽箭,他們就是徹底無法抵擋了,只能是以血肉之軀硬扛鋒利箭頭,并且期盼著上天保佑,祖宗積德,讓自己不中箭或者少中箭。
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一万期验证时时彩心得 欢乐生肖官方网站 3d开机号 博远棋牌唯一官方网站 必赢真人龙虎斗送彩金 体彩超级大乐透走势图 六合彩票 湖北十一选五一定牛 彩票开奖视频直播 香港瑞兴麻将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