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筆下文學 > 曙光紀元 > 第七八八章 竊取力量

第七八八章 竊取力量

    此刻,喜馬拉雅山。
  
      “轟!”
  
      陳守義身體猛的一震,雙眼爆開兩團血霧。
  
      與此同時,大地塌陷,一圈透明的空氣激波以身體為中心蕩開,把附近的幾顆小樹,都攔腰轟斷。
  
      但陳守義卻好似恍若未覺,他空洞的雙眼,噴射著詭異的銀光,足足持續了十幾毫秒。
  
      等銀光熄滅時,雙眼已經恢復如初。
  
      “真是可怕!”陳守義緩過神來,心臟依然劇烈跳動。
  
      距離上次煉化神性,已經過去了將近一年,這段時間他的進步不可謂不大。
  
      光意志就從27.3點提升到31.1點,足足增長了3.8點。
  
      如果說大約2.5點算一個等階的話,3.8點相當于跨越了1.5個等階。
  
      然而,
  
      面對塔姆,似乎依然和上次沒多少區別,完全沒有抗衡之力。
  
      那種力量,恍若攜帶著一個宇宙的碾壓。
  
      宏大而又恐怖,幾乎探不到上限。
  
      陳守義搖了搖頭,轉而不再細想。
  
      “至少這次冒險收獲不少,也許,根本用不了多久……”他心中隱隱有著一絲興奮,一絲期待。
  
      此時此刻,伴隨著心中余悸的消退,取而代之是一種靈魂壯大的強烈的愉悅感,感知的距離突破了原本的極限,向外擴張了一大片。
  
      這次念頭降臨異世界,他可不是為了測試塔姆力量和反應,而是為了竊取塔姆的力量。
  
      想要短時間里,讓自己的實力達到可以升維程度,只有這一個捷徑。
  
      塔姆盡管恐怖的令人絕望,無可匹敵,但換一個角度,一個沒有自主意識,空有強大的力量,卻只有趨利避害似的本能的生物。何嘗不是一塊巨大的肥肉,足以讓他吃撐,吃到肚子爆炸。
  
      他打開屬性面板。
  
      臉色浮現喜色。
  
      僅僅只是煉化了殘余的意志,他的感知就提升了0.3,達到了31.4。
  
      至于被塔姆抹去的念頭,對他靈魂的損傷微乎其微。
  
      完全是純賺。
  
      而信仰值的消耗也不多,只消耗了一千余點。
  
      隨著智力的提升,再次使用“洞察”所消耗的信仰值,已經不像以前那樣無法承受了。
  
      如今一萬信仰值就可以支持一千毫秒的時間。
  
      陳守義關掉屬性面板,再次感應了下冥冥中來自異世界的信仰通道。
  
      出乎他意料的是,塔姆竟然沒有抹去這些通道。
  
      不過想想也理所當然。
  
      如果把塔姆比作殺毒軟件,那么這些信仰通道是他留下的后門,后門本身沒什么破壞性,只是一個入口,只要他不念頭降臨,塔姆對此完全視若無睹。
  
      不過,陳守義沒有迫不及待的再繼續冒險竊取塔姆的力量。
  
      根據塔姆的行為模式,對方對自己的仇恨值,經過這一次,顯然會更上一層樓,下一次,估計不會只有這點力量了。
  
      他必須做好更充足的準備。
  
      接下來的日子。
  
      他每日在喜馬拉雅山正常修煉,偶爾則回中海,或馬來半島一趟。
  
      時間緩緩的流逝。
  
      很快就邁入一月份,在距離他孩子誕生還有三天的時候。
  
      他的意志,終于再次提升到和感知持平的地步。
  
      他開始第二次冒險。
  
      ……
  
      “現在看誰比較乖了,等會離我越遠越好,不要靠近我,知道嗎?”陳守義對兩個小家伙道。
  
      “嗯嗯!”訓練有素的貝殼女立刻點頭。
  
      “嗯嗯!”同樣覺得訓練有素紅小不點,更加用力的點頭。
  
      兩人對視了一眼,似有電光閃爍,隨即“哼”了一聲各自分開。
  
      “好……”陳守義隨意指了個方向:“現在朝這個方向快跑。”
  
      嗖嗖……
  
      話音剛落,兩個小家伙就如離弦之箭,洞穿草叢,留下兩條草線高速的向遠處延伸,轉眼就已跑出百米多遠。
  
      “兩個小短腿,跑的還蠻快!”陳守義感嘆道。
  
      這速度都堪比一個人類大武者了。
  
      等兩個小家伙跑出數公里遠后,他才收回目光,笑容逐漸淡去,深吸一口氣,隨即意志循著一個信仰坐標,再次降臨異世界。
  
      ……
  
      柏林。
  
      內務部長:“截至到現在,騷亂已波及到整個法蘭西邦,意大利邦。瑞士邦以及西班牙邦,也有了不穩的跡象。
  
      其中法蘭西邦最為嚴重,三分之二的工廠停工,交通和其他公共服務已經完全停頓癱瘓,甚至連不少公務人員和在野黨都參與其中,好在當地的軍隊還能基本穩定。”
  
      “但他們也沒有服從命令,一直在拖延,這是個不好的苗頭。”約瑟夫臉色黑沉,越想越是憤怒,拍著桌子怒聲道:
  
      “當地數百萬的軍隊和警員,居然無所作為,任由騷亂蔓延,甚至隱隱的保駕護航,他們想做什么?”
  
      “如今歐聯盟已成為各國笑話,甚至不少國家開始限制我們入境,唯恐把暴亂的瘟疫流傳出去。”
  
      國防部長嘴巴動了動,最后也沒有說話。
  
      所有人保持著沉默,會議室一片低氣壓。
  
      這一個月對歐聯盟,就像一個噩夢,壞消息一個接著一個不斷的傳來。
  
      歐聯盟本來就是一個強行捏合的聯盟,內部矛盾重重,分離傾向嚴重,戰爭時因為共同的威脅,還能基本維持的穩定,如今稍稍一安定下來,各種矛盾就開始凸顯出來。
  
      本來這樣民眾游行示威,輕易就能鎮壓。
  
      歐聯盟政府也不是沒做過。
  
      當初投降派的游行,比如今更激烈,甚至好幾個邦試圖脫離歐聯盟。
  
      但依然被鎮壓了下去。
  
      畢竟大多數人都不想當蠻神的奴隸,戰爭派是民心的主流,掀不起多大的風浪。
  
      但如今的情況是一直以來政府的黑箱政治,高壓政策,已失去了民心,陰謀論盛行。
  
      而更糟糕的是,
  
      軍隊也開始有些指揮不靈,出現抗命的現象。
  
      但人類的殘酷真相能公布嗎?恐怕一公布,整個社會都要混亂了。
  
      “那些組織游行的**領袖,那些四處活動的在野黨,不是說末日要來臨了嗎,不是想跟我談嗎,想讓政府公布真相嗎?”約瑟夫嘴角露出一絲諷刺:“那就讓他們來,我要見見他們。”
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官网 龙江福彩p62开奖 尚合彩票备用网址 雷速体育怎么关掉进球提示音 魔兽世界壁纸 广东时时彩开奖网站 意甲积分榜2018一2019 ipad捕鱼大亨攻略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开奖 天津时时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