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筆下文學 > 都市之至尊大帝 > 第688章:憧憬而又畏懼的地方

第688章:憧憬而又畏懼的地方

    “我這點拙劣心境,豈能夠和道友堪比?”
  
      姚堯輕輕的搖起了頭。
  
      林行的身上,有股非常特殊的氣質。
  
      那股氣質,給人一種不盛氣凌人,但又宛若太陽一般不敢靠近的感覺。
  
      顯然,心境這上面,自己和林行比起來,簡直就是天差地別!!
  
      林行無聲一笑,他的手指輕輕在大腿上面敲打了兩下,半瞇著眼睛問道:“姚道友,還不知道無量海里面如你這般人物,還有多少?”
  
      “我不清楚。”
  
      姚堯長嘆了一聲,眼中帶著絲絲茫然。
  
      無量海,實在是太大的。
  
      在無量海島嶼上面,可能有強者存在。
  
      在無量海的海底深淵,可能也有強者存在。
  
      這樣的大海之中,究竟有多少強者存在,他根本就不清楚。
  
      更何況,他的年紀比起無量海里面的某些老怪物,實在是小了很多很多。
  
      對于無量海的一些辛秘,也知之甚少。
  
      聽到姚堯這話,林行沒有繼續問什么。
  
      因為姚堯的那一副表情,根本就不似作假。
  
      而且,就算姚堯知道一些,但是他不告訴自己,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畢竟,自己還沒有讓所有人給自己面子的能力。
  
      更何況,姚堯是妖族,自己是人族,這家伙現在能夠和自己心平氣和的聊天,已經算得上極為溫和了。
  
      姚堯不知道林行心里面在想什么,他攤開雙手,直接躺在那龐大無比的王座上面,語氣稍稍變得認真起來的對林行說道:“道友若是想要不引起任何麻煩的在無量海里面通行,最好還是偽裝一番。
  
      現在的無量海外圍,有一些從無量海最中心而來的強者坐鎮,他們對修煉界的來客極為敵視。
  
      若是讓他們感受到了道友的氣息,雖然以道友的實力不會有什么意外,但是多多少少還是有些麻煩的。”
  
      “多謝道友提醒。”
  
      林行微微對姚堯拱了拱手,表示感謝。
  
      隨即他眨了眨眼睛,笑呵呵的對姚堯詢問道:“道友為什么要對我說這些?雖然道友你不是那般愚昧的妖族,但你我二人立場終究有些不同。”
  
      姚堯聽到林行這一番話,神情沒有任何的變化。
  
      他沉默了一會兒,輕輕的對林行說道:“我只是不想無量海和修煉界發生的矛盾太大了,畢竟到時候打起來,不管哪方勝利,其實對誰都沒有好處。”
  
      “道友倒是想得通透。”
  
      林行詫異的看著姚堯,心中沒想到這家伙,居然看得這么透析。
  
      不過仔細想想后,他又半點都不覺得意外。
  
      畢竟,姚堯能夠成為這個層次的修煉者,那么顯然不是一個白癡。
  
      相反,他的智商在整個妖族之中,可能都是最為拔尖的那群人之一。
  
      就算比起修煉界里面的強者,他們的智慧也不差絲毫。
  
      “不是想得通透不通透的問題,而是有先例存在的。”
  
      姚堯的嘴角,掛著絲絲自嘲的笑容。
  
      他,其實并沒有林行想象中的那么聰明。
  
      自己之所以能夠看透這些,實在是因為自古以來,這種事情發生得太多了。
  
      每一次大戰,不管哪一方勝利,其實各自都損失慘重。
  
      真正的勝利者,根本就沒有過……
  
      雖然說,妖族這么多時代都在修生養息,實力比起曾經強大了不是一星半點。
  
      但是現在的人族,何嘗不是這樣。
  
      另外的那些種族,何嘗不是如此?
  
      若是,種族之間再發生大戰,他相信,依舊還是如同以往的那些經歷,重蹈覆轍!!!
  
      “有先例的存在,但是這種事情,卻始終無法避免。”
  
      林行的嘴角,也有著絲絲嘲諷和自嘲的神情流露出來。
  
      戰斗的結局究竟如何,其實不管是強大的修煉者,還是一個再弱小的修煉者,都能夠想到。
  
      但是,這樣的事情,卻根本無法杜絕。
  
      只要一個人還有自己的靈魂,那么這種事情,就永永遠遠會延續下去……
  
      姚堯無聲笑了笑,不再提起這種沉重的問題,話音一轉的對林行問道:“說了這么久,我還不知道道友名號。”
  
      “我叫林行,姚道友直呼我名字便可。”
  
      林行把名字告訴給姚堯后,姚堯下意識的對林行問道:“還不知道林道友來無量海是為了什么?”
  
      “一直以來我對無量海都非常的好奇,所以就來看看,當然了,我也不隱瞞道友,我也是來調查無量海實力來的,畢竟現在的修煉界劫難眾多,一切意外我都需要警惕。”
  
      林行笑了笑,并沒有對姚堯隱瞞什么,直接把自己的目的說出來了。
  
      倒不是說他相信姚堯,而是因為林行明白,這種事情不管說出來還是不說出來,都是一個樣子的。
  
      “道友的做法是對的。”
  
      聽著林行的話,姚堯下意識的點著頭。
  
      無量海和修煉界分開了很久很久,現在無量海回歸修煉界,修煉界里面的強者不來觀察觀察無量海的實力才是問題。
  
      而且,也不止是修煉界的強者在觀察無量海的實力。
  
      無量海里面的妖族,以及無數時代之前,隱居在無量海里面各大種族的強者,現在也在暗中觀察修煉界。
  
      畢竟,無量海對修煉界是陌生般的存在。
  
      但修煉界,對無量海來說,何嘗不是陌生般的存在呢。
  
      林行淡淡一笑,緩緩的站起身,對姚堯拱了拱手說道:“我就不打擾姚道友了,等我在無量海里面好好逛逛后,再來找姚道友喝酒。”
  
      “我就不送林道友了。”
  
      姚堯微微的對林行點著頭,輕輕的揮了揮手,大殿的房門就緩緩打開。
  
      林行對姚堯擺了擺手后,就轉身不緊不慢的走出這一座龐大的宮殿中。
  
      林行走出宮殿不久,姚堯的手指輕輕一敲,宮殿的大門又緩緩的關上。
  
      打了一個哈欠,姚堯雙眼深邃的仰起頭。
  
      他的雙眼,宛若透過了宮殿,看到了無量海外面的天空,用著很小很小的聲音喃喃自語道:“林行……看上去年紀并不大,但是實力卻是這般的恐怖,修煉界還真是一個讓人憧憬而又畏懼的地方啊……”
  
      喃喃道最后,姚堯慢慢的閉上眼睛。
  
      他身上的氣息,也徹底的收斂了起來。
  
      就宛若,陷入了沉睡中一樣!!
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今天a股大盘上证指数 5分pk10在线计 2018欧冠足球决 炒股软件免费版 天津福利彩票快乐10分开奖结果 南国*七星彩图规 华金配资 十一选五走势图山东 26号股票推荐 四川熊猫麻将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