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筆下文學 > 某國漫的超神學院 > 第279章 王之斗地主!

第279章 王之斗地主!


      王樹確實會分身術,畢竟從他獲得分身術到不良人世界已經過去了不少時間。
  
      鶴熙的分身術分為好幾重層次,最淺顯的第一個層次,可以通過暗能造出一個只有本體實力十分之一不到的分身。
  
      以此類推,每加一個層次,分身實力就會越強。
  
      不過唯一局限性就是鶴熙還沒有開發至本體百分之百實力的分身術,這并不是最完美的。
  
      金色的暗能火焰在身旁匯聚成一個人形,隨著時間流逝,逐漸成型。
  
      一個擁有相同五官,但表情木訥的分身“王樹”出現。
  
      王樹并沒有什么特別感覺,這對他而言真的是非常簡單,他的目光放在鶴熙那張完美無瑕的俏顏上,問道:
  
      “姐姐,我這分身術如何”
  
      鶴熙認真打量王樹上下,淡淡說了兩個字:
  
      “尚可”
  
      話落,鶴熙伸出一根如蔥一樣的玉指點在了分身“王樹”的眉心。
  
      這個從誕生起不足十五秒的分身兄弟,“嘭”地一下子化作一抹光雨緩緩消失。
  
      不知為何,見到這一幕,王樹心猛地一揪,就好像鶴熙那一指彈在自己的腦殼上一樣
  
      “第一層次的分身術,沒有實體,雖然擁有部分實力,但就像氣球一樣,外強中干,一戳就破。”鶴熙說道。
  
      “姐姐說得是”王樹表現得很謙虛。
  
      “理論上只要能量足夠,我就可以幻化出無限處于第一層次的分身,你能明白嗎”鶴熙說道。
  
      “能明白。”王樹回道。
  
      這就有點類似孫悟空的分身術,千變萬化,分身千萬。
  
      鶴熙表現得很嚴厲,起碼明面上看起來是這樣子的。但實則心里已經樂翻了,再一次對王樹的天分刷新三觀。
  
      這才一個晚上,王樹就能施展出第一層次的分身術,也真是太厲害了。
  
      不過是她的學生,哼,還是自己教導有方啊。
  
      看來男神的養成還得繼續,一想到以后王樹縱橫宇宙時,被無數文明歌頌,她這當老師的也倍感面子。
  
      “不要驕傲,不要自滿。記住,學無止境。”鶴熙說道。
  
      “姐姐,我一定銘記于心。”王樹一口答應道。
  
      “那好,繼續學習吧。有不懂得可以請教我。”
  
      鶴熙說完,再一次倒在花圃里的木躺椅上面,閉著眼眼睛小憩,慵懶的身姿,絕佳美好的身材一覽無余。
  
      王樹就坐在一旁石墩上,拿出厚重的分身術書籍,再次一頁一頁翻閱著。
  
      此時,還是清晨,萬物復蘇,空氣中充滿著濃濃的生之氣息。
  
      無比優美的環境里,慵懶卻華貴的絕美佳人,帥氣卻認真學習的少年。
  
      這一切切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副美好的畫卷,讓人不忍打破。
  
      不知多久之后,王樹還以為鶴熙又睡著了呢,卻聽其冷不丁地問道:
  
      “小樹,你的基因引擎似乎已經突破至一代的水準了。”
  
      “是嗎昨晚睡了一覺,今天早上醒來,神經氣爽。”王樹的回答似是而非。
  
      鶴熙沒有說道,不過紅潤的朱唇卻是微微上揚。
  
      看了一會書后,王樹心又不定了,作為一個年輕人,怎么能夠長久做著,與書為伍。
  
      就算再好看的書,當看完數十遍之后也會索然無味。
  
      來天城這么些時間,不說其她人。光是鶴熙的生活規律,王樹已經摸透了。
  
      白天澆澆花,種種草,然后躺在椅子上面享受日光浴。
  
      晚上,可能去藏書室研究研究十萬書籍里的知識,開發新能力,新系統。
  
      大概就是這樣了,確實是一個宅女以及養老的生活規律。
  
      “這樣下去不行。”
  
      王樹想道,怎么著,他得給單調的天城生活找一點生氣,樂子,一支調味劑。
  
      前世的娛樂活動那么多,很快王樹就想到了一個好點子。
  
      他放下書籍,跑到閣樓里面,找了一些特殊材料,剪剪畫畫,花了大概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做出了一套成品。
  
      鶴熙雖然注意到王樹的舉動,不過并未說什么。
  
      她的教育方式還是很自由的,尤其是自己這學生表現如此優異,真是令她暗爽不已。
  
      王樹興沖沖地拿著一副紙牌跑到鶴熙面前,笑道:
  
      “姐姐,斗地主不”
  
      “”鶴熙睜開眼睛,一臉茫然。
  
      “啥玩意”
  
      王樹也意識到自己太激動了,隨即揚了揚手里的紙牌說道:
  
      “就是一種游戲,王之間的游戲,非常有趣生動。”
  
      “王之間的游戲,斗地主”
  
      鶴熙總覺得“斗地主”這三個字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但又具體說不清楚問題出在哪里。
  
      不過隨著王樹把斗地主的規則講完之后,鶴熙的眼睛亮了,表現出濃濃的興趣之色。
  
      只不過為人師表,得矜持,所以鶴熙表現得很平淡。
  
      “姐姐,要不要玩一把”王樹笑道。
  
      “好”鶴熙應道。
  
      聞言,王樹喜笑顏開,連忙清理了一翻卡牌,隨后給自己和鶴熙平均分配。
  
      “一個二”
  
      “大王”
  
      “不要”
  
      “三個四”
  
      “王炸”
  
      “不要”
  
      “王炸”
  
      不得不說鶴熙斗地主的天賦很高,王樹和其大戰一百余回合之后,才將其擊敗。
  
      當然這還借著鶴熙目前對規則不熟悉情況之下。
  
      雖然失敗,不過鶴熙卻是興奮不已。有種莫名感覺,仿佛沉寂多年的血液在此時復蘇了。
  
      就像回到了那個戰火紛飛的歲月,她和凱莎并肩作戰,一同推翻男天使的統治。
  
      “再來”鶴熙說道。
  
      “好”
  
      王樹也是有些興奮,再次洗牌,然后兩人平均分一半。
  
      “一個三”
  
      “一個四”
  
      “大王”
  
      “一二三四五六七”
  
      “王炸”
  
      “再炸”
  
      “連連炸”
  
      鶴熙再次失敗,王樹勉強贏下。
  
      “再來”
  
      說完,鶴熙直接開啟了頂級引擎天基系統,隨即氣勢一變,化作久經沙場的老將,作戰經驗豐富。
  
      “”本來王樹再準備殺得鶴熙丟盔卸甲的,但看到鶴熙的模樣,他感覺有些難。
  
      第三局沒有絲毫懸念的,憑借天基系統開掛的鶴熙直接預算了王樹出牌的所有可能性,然后單方面碾壓,勝利。
  
      雖然王樹也可以通過輸入概率公式推背圖進行預知,不過他沒有這么做。
  
      創出卡牌的目的,也只是為了給這單調的生活添加一點調味劑。
  
      “姐姐,其實呢,這個游戲三個人玩最好,四個人玩最佳人越多,趣味性越強。”王樹提議道。
  
      “找人”
  
      “走,去找凱莎斗地主去”鶴熙說道,興致勃勃。
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最好的投资理财平台 个人投资理财入门 鼎泽配资 百盛期货配资 全国投资理财公司排名榜 证券公司佣金排名 蓝胜配资 理财会把本金全亏没了 策略宝 股票分析群是不是诈骗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