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筆下文學 > 快穿之捍衛主角光環 > 這里有一只喪尸出沒31

這里有一只喪尸出沒31


  進化得更快的喪尸已經逐漸逼近城墻,近十米高的城墻壓跟擋不住多久喪尸的進攻。只要這些喪尸中有高階喪尸萌生了智慧,就會采取疊羅漢一般的戰術攻上城墻。
  基地管理高層盡管罵聲連連,但是面對這樣的場面,平日里不管如何暗潮洶涌,今日都要聯合起來共同抗敵。
  只有攻擊摧毀喪尸的頭部,才能使喪尸完全失去行動能力。
  召集了基地里所有的異能者都上了城墻。
  看著一波波的喪尸疊上城墻,一張張猙獰的臉,不斷開合的嘴,令站在前排的異能者都不禁腿軟,臉色蒼白。
  “怎么辦喪尸太多了!”
  “撐住,撐過了喪尸潮,喪尸就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會來攻城略地,這次讓它們損失得更慘重些!”
  “彈藥組上!”
  B區的巡邏人員都調到城墻上御敵了,獨留下一些異能者的家屬在房子里緊閉門戶。
  一輛不起眼的面包車停在了一幢別墅前。路橙坐在副駕駛座上,心仍砰砰亂跳。
  昨晚蘇緋跟她攤牌要離開,她當機立斷決定跟著一起走。她的直覺常常給她一些正確的方向,這一次她相信直覺跟著蘇緋走沒錯。
  但是沒想到玩這么大的,城外的動靜她也聽說了,今早就有通知讓她們去城墻迎敵。
  是喪尸潮啊!
  她沒經歷過,但是也能想象得到,多么恐怖的畫面。
  路橙以為她們逃不掉了,結果看著蘇緋一臉平靜淡定的表情,心里悚然一驚。
  她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帶著程老和程若風坐進車里,蘇緋便抄著小道往基地后方開去。那里有一條河,封橋后便不再設防。
  車駛出快速且平穩,在街道與房子間穿梭。
  路橙透過前置鏡打量著爺孫倆。
  著裝得體大方,簡單的款式卻能看得出面料的質感與價格的不菲。
  老爺子看著精神抖擻,沉穩大氣,小男孩的五官與蘇緋相似,一樣精致,臉部線條與蘇緋相較更棱角分明一些,依稀的圓潤是年幼的緣故。
  果然是和蘇緋是一家人,顏值都高。
  程老察覺到路橙的視線,慈祥地向路橙點了點頭做個招呼。路橙見被發現,有些羞澀和尊重的回應。
  程老的視線移開,路橙松了一口氣,剛剛她的打量不太禮貌,還好老人沒有與她計較。
  “蘇姐,接下來我們去哪里?”
  “b市。”
  b市!她丈夫在b市!是巧合嗎?
  路橙心里一咯噔,側目看了幾眼蘇緋又強迫自己將目光往前看。
  蘇緋的表情平靜,沒有一絲不妥。側顏如剪影畫般美麗,又透著神秘的美感。
  跟著蘇緋這么久,卻從沒看透過蘇緋。
  人淡如菊,好像什么事情都不能使其動容。作出決定也沒有人能跟撼動。
  既不濫善良也不強硬,做事極有自己的一套準心。
  路橙亂七八糟地想了很多,說服自己,自己的想法過于被害妄想癥了,沒有什么是別人能圖的。
  這么一想,就平靜了許多。
  耳邊傳來說話聲,回過神來就聽見這么一句。
  “姐,橋那邊好像不太對勁。”
  程若風雖然沒有覺醒異能,但是他對危險有一種高敏感性。
  這座橋不算很大,也不算很長。橋面上堆滿了各種事故車,完好無損的車幾乎沒有,都是因爆炸或碰撞而形成的殘骸。
  基地成員在此基礎上在橋頭又筑起了高墻。其實要想防御此處,只要炸毀橋梁就可以了。
  之所沒有炸毀這座橋,一是因為在末世里重新筑橋很難,給自己留一條后路,二是留一些念想,總能盼到末世的結束,重新正常使用這座橋。
  不對勁的地方,蘇緋也注意到了。
  渾身的氣息緊繃,汗毛立起,危險的訊息!
  有高級喪尸在附近!
  蘇緋眼里寒光一現,前城墻處的喪尸是她召來的,那里的喪尸等級出乎她意料的低。比她低兩階的高階喪尸不足為懼。
  而現在附近藏著的喪尸僅比她低一階。
  這很不尋常。
  按照目前的進化程度,自然進化的喪尸不可能達到她這個程度。
  可以說,她的高階有一些是緣于原女主本身的氣運,更多因素是靠系統作弊得來的。
  情況又跟原劇情脫離了。
  越深入這個世界,越能感覺到這個世界的危險性。
  坑爹系統。
  蘇·爸爸·緋的內心是波濤洶涌的,面上還是一派冷靜的模樣。
  叮~
  一瞬間冰涼的感應終于上線了。
  系統:……
  這是為了考驗宿主的能力。
  蘇緋:呵呵
  系統:宿主可以積極探索出這個世界更多的秘密,在任務結束后可獲得特殊獎勵。
  呵。
  蘇緋在心里輕笑一聲。就這樣做任務,是覺得她死得不夠快嗎?
  蘇緋:你恢復了?
  系統:嗯
  蘇緋意味不明的瞇了瞇眼,想起了最近消失不見了的吊墜。
  并不覺得這兩者是個巧合。。
  不過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任九能赚钱吗 mg电子游戏网站 北京pk10 快乐圈全民赚钱 湖北30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大乐透杀号 黑龙江11选5 黑龙江省福彩中心兑奖大厅 球探网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