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笔下文学 > 乱三国之吕布 > 第094章 少女情思

第094章 少女情思


      当二人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一进门,就看见丁瑶蹦蹦跳跳的来到两人的面前,此刻的她还是那副打扮,鹅黄色的长裙,粉色的束带,头上戴着那漂亮的花环,脸上还涂抹了胭脂水粉,显然是又刻意打扮了一番。
  
      丁瑶欢快地叫道:“吕布哥哥,嫂嫂,你们可算是回来了。”
  
      方才经过貂蝉的一番抚慰之后,吕布原本?#34892;?#22797;杂的心态慢慢地恢复了平静,此刻见到娇憨可爱的妹妹,心中的块垒顿时烟消云散,笑着开口道:“怎么了,风风火火的,都快成小疯?#23601;?#20102;,当心将来嫁不出去了?#19969;!?br/>  
      听到吕布的调笑,明知道是在逗弄自己,丁瑶仍然忍不住皱起了小瑶鼻,精致的眉毛和美丽的大眼睛挤在了一起,斜扬着头故意装作不愿意理吕布娇嗔道:“哼,吕布哥哥最坏了,就会取笑?#24605;遙?#20877;也不理你了。”
  
      貂蝉甚是喜爱这个小妹妹,否则也不会怂恿吕布将其收入房中,此刻见到她娇俏可人的模样,当真是我见犹怜,忍不住开口解围道:“哪有你这样说我们瑶儿的,我们瑶儿如此漂亮可人,喜欢的公子哥?#24674;布福?#21487;别听你哥哥胡说。”
  
      丁瑶这才笑逐颜开,亲热地搂住貂蝉的胳膊撒娇道:“还是貂蝉嫂嫂对瑶儿最好了。咱们不理那个大坏蛋。咯咯,嫂嫂,你看我今天这幅打扮漂亮吗?”一边说着一边故意在吕布面前?#24703;?#36716;了?#30473;?#20010;圈,还刻意摆出?#24605;?#20010;优美的舞蹈动作。
  
      再木讷的人也能够看出她的那点儿小心思,更?#24944;?#38754;前的两个人都是心思玲珑之人。
  
      吕布?#34892;?#23604;尬地低下了头?#20154;?#20004;声,找了个借口就逃走了。
  
      看见吕布又一次刻意回避,丁瑶的脑袋顿时耷拉了?#21525;矗?#31934;心编制的花环?#19981;?#33853;了?#21525;礎?br/>  
      貂蝉见状将花环捡了起来,拉着丁瑶的小手道:“傻妹妹,这就垂头丧气了,可不像瑶儿的一贯作风?#19969;?#20320;这个吕布哥哥呀,?#34892;?#26102;候?#19981;?#24403;逃兵呢。?#36824;?#20320;呀,也不能这么傻乎乎地追着,小心真是把他给?#25490;?#20102;可就得不偿失咯。”
  
      丁瑶两只葱葱玉手不停地搅动着,显示出主人复杂激荡的心情,嗫嚅地问道:“嫂嫂,那你说瑶儿应该怎么办才好嘛。总不能,总不能让?#24605;?#30452;接开口说吧,那多羞人呀。”
  
      貂蝉叹了口气道:“哎,傻?#23601;罰?#36825;个事呀,我也只能帮你劝劝夫君,最主要还是要靠你自己的。”
  
      丁瑶垂头丧气地回到自己的闺房,精心编制的花环?#33485;誆恢?#19981;觉中被她揪落了许多的花瓣,变得七零八落,很是?#21972;埂?br/>  
      这时,一位中年妇人走入了房中,手上端着几样点心,看到丁瑶的模样和散落一地的花瓣,心疼地说道:“哎呦,小姐呀,方才出门时不还是满心欢喜的嘛,怎么如今却变得这?#36454;?#26679;了?”
  
      这个妇人名唤张氏,是丁瑶母亲的贴身丫鬟,同时也是丁瑶的奶妈,可以说丁瑶是从小被她抚养长大的,丁原夫妇先后离世,张氏留?#21525;?#29031;顾丁瑶,两人的关系虽不是母女却胜似母女。
  
      看到张氏,丁瑶原本就大而明亮的双眼迅速蒙上一层水雾,瘪了瘪嘴道:“姨娘。”
  
      “哎,我在,快让我看看,谁欺负我们家小姐了?”张氏赶忙将点心放到桌上,伸手将丁瑶搂入怀中问道。
  
      只见丁瑶螓首低垂,醉人的红润迅速爬上小巧的耳垂,红嫩的小嘴微微嘟着,迷离着水雾的双眼之中尽是羞赧和委屈。
  
      张氏仔细打量了一番丁瑶这可爱的模样,不禁打趣道:“瑶儿真是出落的亭亭玉立,当真是我见犹怜,也?#24674;?#36947;是哪个狠心的郎君会舍得欺负这样的可人儿。”
  
      “姨娘。”虽?#24187;?#30693;道张氏故意开自己的玩笑,丁瑶还是感到心中的悲戚消散了不少,不?#20667;?#23047;嗔起来。
  
      看到丁瑶不再那么难过,张氏这才开口问道:“是不是又因为你的吕布哥哥?”
  
      丁瑶再次低下头来,张氏叹了口气,看向丁瑶的眼中尽是宠溺和心疼。
  
      房间中就这样陷入寂静中,两个人各自思索着自己的心思。
  
      过了盏茶功夫,张氏开口道:“小姐,你觉得吕将军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呢?”
  
      丁瑶侧着脑袋想了一阵之后,缓缓地开口回答道:“吕布哥哥英雄盖世,器宇轩昂,并且忧国忧民,对二位嫂嫂又是铁汉柔情,端的是?#24605;?#22855;男子。”
  
      张氏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么你觉得这样的男人要如何才能够获得他的青睐或者说如?#25991;?#22815;和他在一起呢?”
  
      丁瑶皱起了眉头仔?#36214;?#20102;半晌,不确定地道:“如两位嫂嫂一般温婉美丽的人儿吧。”
  
      张氏笑着摇了摇头:“傻?#23601;罰?#20320;想一想,刚才你已经把他夸得世间少有了,那么这么是吗?”
  
      顿了顿,看到丁瑶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张氏继续说道:?#20843;?#28982;两?#29615;?#20154;固然是天人之姿,可是这世间之大,比起他们温婉美丽的女子?#24674;布福?#23601;比如小姐你,论容貌比起她二人不遑多让,并且小姐年轻活力还要?#20154;?#20204;二人更?#28216;?#24341;人才对。如果只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么小姐与吕将军结为连理再是顺理成章?#36824;?#20102;。”
  
      丁瑶突然灵机一动道:“难道是因为二位嫂嫂与吕布哥哥结识的早?”
  
      张氏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看到丁瑶疑惑的神情她开口解释道:“你说的这一点很重要,但是我之所以摇头是因为这一点仅仅是一个前提而已。咱们老百姓呀,把它称为‘缘’。”
  
      “我所说的缘并不是说两个人能够见面认识这就算有缘,而是说两个人认识之后因为种种原因能够维持继续交流的状态,并且在这种状态之中能够令双方的感情逐渐加深升温,这样才算是真正的‘缘’。”
  
      丁瑶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过了半晌后开口问道:“姨娘,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和吕布哥哥也是有缘?”
  
      张氏笑了笑开口道:“这是自然。”
  
      “那可是为什么吕布哥哥却对瑶儿没有丝毫想法呢?”
  
      张氏继续引导道:“还记得刚才你是如何形容你吕布哥哥的吗?”
  
      “当然记得。”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点了,两个人能够相识并且接触交往这属于缘,但如果无法吸引到对方的关注或者兴趣的话,那注定是有缘无份。似世家大族的子女一般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为女子安排好一切那还好说,?#20204;?#19981;论幸福与否,至少省却很多心力操劳之事。若是老爷夫人尚在,事情就非常简单了。可是,现如今老爷……,而且两位将军夫人的情况也?#34892;?#29305;殊,她们并不是?#21069;?#20961;俗女子,同时她们的背后也没有显赫的家室,即便是有,以吕将军先如今的声威,寻常世家女子怎会入得他的眼?#23567;?#25152;以对小姐来说,想要获得自己的幸福,只有通过自身的努力将其争取过来。”张氏语重心长地说道。
  
      “那瑶儿应该如何去做呢?”丁瑶?#40763;?#22320;问道。
  
      张氏顿了顿,接着说道:“老身虽然?#27426;?#24180;轻人的情情爱爱,但是世家大族之间的联姻却也知道不少,大多都是双方各取所需。所以……”
  
      听到这里,丁瑶突然打断道:“姨娘,你想错了,吕布哥哥不是?#21069;?#21183;利之人。”
  
      张氏制止丁瑶的话语道:“小姐,你先等老身说完。我知道吕将军不是那等人,我也并没有那个意思。我是说,其实这个世间的许多事情都是如此,包括情爱,无非就是双方各取所需而已,女子崇拜爱慕着男子,而男子呵护疼爱着女子,老身说的是也不是?”
  
      丁瑶仔细思考了一番后,点了点头回答道:“姨娘,你说的对。”
  
      “可是你仔?#36214;?#19968;想,自打吕将军来到并州之后,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身边的世家大族的小姐们还少吗?她们哪一个不是对吕将军崇拜的紧,又有哪一个不是家世显赫的呢?更?#24944;?#38543;着吕将军声名日盛,来咱们这里的媒婆何曾减少过呢?”张氏一连串的发问后,看到丁瑶缓缓摇了摇头,再次接着问道:“小姐,你再仔?#36214;?#19968;想,两位将军夫人除了温婉美丽之外,同其他的那些士族小姐们又?#34892;?#20160;么区别呢?”
  
      听到这里,丁瑶陷入了沉思,思索了一阵后,开口说道:“二位嫂嫂不但温婉美丽,并且她们还同?#31508;?#21525;布哥哥的贤内助,两人都能独当?#24187;?#20026;吕布哥哥分忧,并且做的甚至比许多男人都要厉害很多。”
  
      张氏欣慰地说道:“没错,正是如此。老身方才所说的意思也正是这个。”
  
      丁瑶站起身在房间中踱?#24605;?#27493;后开口说道:“姨娘,你说的没错。世间的万物都是如此,有舍才有得,可是这个舍若不是对方所需要的,那么自己所期望的得也将不存在。所以如果我想要和吕布哥哥在一起,那么我必须也要如同两位嫂嫂一般,有着足以吸引吕布哥哥注意的条件,而这个条件应该就是你方才所说的‘分’了吧,‘缘’我已经有了,那么现在所差的就是这个了。我说的没错吧?”
  
      张氏点了点头道:“小姐真是冰雪聪明。”
  
      丁瑶扑进张氏的怀中,甜甜地说道:“还是姨娘你最疼瑶儿了,瑶儿现在明白了,?#19968;?#22909;?#38376;?#21147;,一定会让我与吕布哥哥的‘缘分’圆满的。”
  
      张氏轻轻抚弄着丁瑶的秀发,眼神中全是宠溺。
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快乐飞艇人工在线计划 必赢彩票9 韩国音速投注平台 扑克比大小玩法五张牌 北京pk赛车一分钟计划 977彩票 时时彩后任三万能码 时时彩每天赢几百别贪 足球大小 北京快3走势图和值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