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筆下文學 > 亂三國之呂布 > 第094章 少女情思

第094章 少女情思


      當二人回到家中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一進門,就看見丁瑤蹦蹦跳跳的來到兩人的面前,此刻的她還是那副打扮,鵝黃色的長裙,粉色的束帶,頭上戴著那漂亮的花環,臉上還涂抹了胭脂水粉,顯然是又刻意打扮了一番。
  
      丁瑤歡快地叫道:“呂布哥哥,嫂嫂,你們可算是回來了。”
  
      方才經過貂蟬的一番撫慰之后,呂布原本有些復雜的心態慢慢地恢復了平靜,此刻見到嬌憨可愛的妹妹,心中的塊壘頓時煙消云散,笑著開口道:“怎么了,風風火火的,都快成小瘋丫頭了,當心將來嫁不出去了哦。”
  
      聽到呂布的調笑,明知道是在逗弄自己,丁瑤仍然忍不住皺起了小瑤鼻,精致的眉毛和美麗的大眼睛擠在了一起,斜揚著頭故意裝作不愿意理呂布嬌嗔道:“哼,呂布哥哥最壞了,就會取笑人家,再也不理你了。”
  
      貂蟬甚是喜愛這個小妹妹,否則也不會慫恿呂布將其收入房中,此刻見到她嬌俏可人的模樣,當真是我見猶憐,忍不住開口解圍道:“哪有你這樣說我們瑤兒的,我們瑤兒如此漂亮可人,喜歡的公子哥不知凡幾,可別聽你哥哥胡說。”
  
      丁瑤這才笑逐顏開,親熱地摟住貂蟬的胳膊撒嬌道:“還是貂蟬嫂嫂對瑤兒最好了。咱們不理那個大壞蛋。咯咯,嫂嫂,你看我今天這幅打扮漂亮嗎?”一邊說著一邊故意在呂布面前接連轉了好幾個圈,還刻意擺出了幾個優美的舞蹈動作。
  
      再木訥的人也能夠看出她的那點兒小心思,更何況面前的兩個人都是心思玲瓏之人。
  
      呂布有些尷尬地低下了頭咳嗽兩聲,找了個借口就逃走了。
  
      看見呂布又一次刻意回避,丁瑤的腦袋頓時耷拉了下來,精心編制的花環也滑落了下來。
  
      貂蟬見狀將花環撿了起來,拉著丁瑤的小手道:“傻妹妹,這就垂頭喪氣了,可不像瑤兒的一貫作風哦。你這個呂布哥哥呀,有些時候也會當逃兵呢。不過你呀,也不能這么傻乎乎地追著,小心真是把他給嚇跑了可就得不償失咯。”
  
      丁瑤兩只蔥蔥玉手不停地攪動著,顯示出主人復雜激蕩的心情,囁嚅地問道:“嫂嫂,那你說瑤兒應該怎么辦才好嘛。總不能,總不能讓人家直接開口說吧,那多羞人呀。”
  
      貂蟬嘆了口氣道:“哎,傻丫頭,這個事呀,我也只能幫你勸勸夫君,最主要還是要靠你自己的。”
  
      丁瑤垂頭喪氣地回到自己的閨房,精心編制的花環也在不知不覺中被她揪落了許多的花瓣,變得七零八落,很是凄涼。
  
      這時,一位中年婦人走入了房中,手上端著幾樣點心,看到丁瑤的模樣和散落一地的花瓣,心疼地說道:“哎呦,小姐呀,方才出門時不還是滿心歡喜的嘛,怎么如今卻變得這副模樣了?”
  
      這個婦人名喚張氏,是丁瑤母親的貼身丫鬟,同時也是丁瑤的奶媽,可以說丁瑤是從小被她撫養長大的,丁原夫婦先后離世,張氏留下來照顧丁瑤,兩人的關系雖不是母女卻勝似母女。
  
      看到張氏,丁瑤原本就大而明亮的雙眼迅速蒙上一層水霧,癟了癟嘴道:“姨娘。”
  
      “哎,我在,快讓我看看,誰欺負我們家小姐了?”張氏趕忙將點心放到桌上,伸手將丁瑤摟入懷中問道。
  
      只見丁瑤螓首低垂,醉人的紅潤迅速爬上小巧的耳垂,紅嫩的小嘴微微嘟著,迷離著水霧的雙眼之中盡是羞赧和委屈。
  
      張氏仔細打量了一番丁瑤這可愛的模樣,不禁打趣道:“瑤兒真是出落的亭亭玉立,當真是我見猶憐,也不知道是哪個狠心的郎君會舍得欺負這樣的可人兒。”
  
      “姨娘。”雖然明知道張氏故意開自己的玩笑,丁瑤還是感到心中的悲戚消散了不少,不由得嬌嗔起來。
  
      看到丁瑤不再那么難過,張氏這才開口問道:“是不是又因為你的呂布哥哥?”
  
      丁瑤再次低下頭來,張氏嘆了口氣,看向丁瑤的眼中盡是寵溺和心疼。
  
      房間中就這樣陷入寂靜中,兩個人各自思索著自己的心思。
  
      過了盞茶功夫,張氏開口道:“小姐,你覺得呂將軍是一個什么樣子的人呢?”
  
      丁瑤側著腦袋想了一陣之后,緩緩地開口回答道:“呂布哥哥英雄蓋世,器宇軒昂,并且憂國憂民,對二位嫂嫂又是鐵漢柔情,端的是人間奇男子。”
  
      張氏點了點頭接著問道:“那么你覺得這樣的男人要如何才能夠獲得他的青睞或者說如何能夠和他在一起呢?”
  
      丁瑤皺起了眉頭仔細想了半晌,不確定地道:“如兩位嫂嫂一般溫婉美麗的人兒吧。”
  
      張氏笑著搖了搖頭:“傻丫頭,你想一想,剛才你已經把他夸得世間少有了,那么這么是嗎?”
  
      頓了頓,看到丁瑤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張氏繼續說道:“雖然兩位夫人固然是天人之姿,可是這世間之大,比起他們溫婉美麗的女子不知凡幾,就比如小姐你,論容貌比起她二人不遑多讓,并且小姐年輕活力還要比她們二人更加吸引人才對。如果只是因為這個原因,那么小姐與呂將軍結為連理再是順理成章不過了。”
  
      丁瑤突然靈機一動道:“難道是因為二位嫂嫂與呂布哥哥結識的早?”
  
      張氏點了點頭,然后又搖了搖頭,看到丁瑤疑惑的神情她開口解釋道:“你說的這一點很重要,但是我之所以搖頭是因為這一點僅僅是一個前提而已。咱們老百姓呀,把它稱為‘緣’。”
  
      “我所說的緣并不是說兩個人能夠見面認識這就算有緣,而是說兩個人認識之后因為種種原因能夠維持繼續交流的狀態,并且在這種狀態之中能夠令雙方的感情逐漸加深升溫,這樣才算是真正的‘緣’。”
  
      丁瑤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過了半晌后開口問道:“姨娘,你的意思是不是說,我和呂布哥哥也是有緣?”
  
      張氏笑了笑開口道:“這是自然。”
  
      “那可是為什么呂布哥哥卻對瑤兒沒有絲毫想法呢?”
  
      張氏繼續引導道:“還記得剛才你是如何形容你呂布哥哥的嗎?”
  
      “當然記得。”
  
      “這就是我要說的第二點了,兩個人能夠相識并且接觸交往這屬于緣,但如果無法吸引到對方的關注或者興趣的話,那注定是有緣無份。似世家大族的子女一般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為女子安排好一切那還好說,姑且不論幸福與否,至少省卻很多心力操勞之事。若是老爺夫人尚在,事情就非常簡單了。可是,現如今老爺……,而且兩位將軍夫人的情況也有些特殊,她們并不是那般凡俗女子,同時她們的背后也沒有顯赫的家室,即便是有,以呂將軍先如今的聲威,尋常世家女子怎會入得他的眼中。所以對小姐來說,想要獲得自己的幸福,只有通過自身的努力將其爭取過來。”張氏語重心長地說道。
  
      “那瑤兒應該如何去做呢?”丁瑤急切地問道。
  
      張氏頓了頓,接著說道:“老身雖然不懂年輕人的情情愛愛,但是世家大族之間的聯姻卻也知道不少,大多都是雙方各取所需。所以……”
  
      聽到這里,丁瑤突然打斷道:“姨娘,你想錯了,呂布哥哥不是那般勢利之人。”
  
      張氏制止丁瑤的話語道:“小姐,你先等老身說完。我知道呂將軍不是那等人,我也并沒有那個意思。我是說,其實這個世間的許多事情都是如此,包括情愛,無非就是雙方各取所需而已,女子崇拜愛慕著男子,而男子呵護疼愛著女子,老身說的是也不是?”
  
      丁瑤仔細思考了一番后,點了點頭回答道:“姨娘,你說的對。”
  
      “可是你仔細想一想,自打呂將軍來到并州之后,這么多年過去了,他身邊的世家大族的小姐們還少嗎?她們哪一個不是對呂將軍崇拜的緊,又有哪一個不是家世顯赫的呢?更何況隨著呂將軍聲名日盛,來咱們這里的媒婆何曾減少過呢?”張氏一連串的發問后,看到丁瑤緩緩搖了搖頭,再次接著問道:“小姐,你再仔細想一想,兩位將軍夫人除了溫婉美麗之外,同其他的那些士族小姐們又有些什么區別呢?”
  
      聽到這里,丁瑤陷入了沉思,思索了一陣后,開口說道:“二位嫂嫂不但溫婉美麗,并且她們還同時是呂布哥哥的賢內助,兩人都能獨當一面為呂布哥哥分憂,并且做的甚至比許多男人都要厲害很多。”
  
      張氏欣慰地說道:“沒錯,正是如此。老身方才所說的意思也正是這個。”
  
      丁瑤站起身在房間中踱了幾步后開口說道:“姨娘,你說的沒錯。世間的萬物都是如此,有舍才有得,可是這個舍若不是對方所需要的,那么自己所期望的得也將不存在。所以如果我想要和呂布哥哥在一起,那么我必須也要如同兩位嫂嫂一般,有著足以吸引呂布哥哥注意的條件,而這個條件應該就是你方才所說的‘分’了吧,‘緣’我已經有了,那么現在所差的就是這個了。我說的沒錯吧?”
  
      張氏點了點頭道:“小姐真是冰雪聰明。”
  
      丁瑤撲進張氏的懷中,甜甜地說道:“還是姨娘你最疼瑤兒了,瑤兒現在明白了,我會好好努力,一定會讓我與呂布哥哥的‘緣分’圓滿的。”
  
      張氏輕輕撫弄著丁瑤的秀發,眼神中全是寵溺。
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喜乐彩票手机登录 上海时时乐今天开奖彩票控 欧冠足球直播 做面膜微商赚钱吗 股票融资比例高说明什么 快乐赛车 老11选5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江苏时时彩 体彩江苏7位数开奖网站 混合过关竞彩篮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