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筆下文學 > 我真不是手藝人 > 第53章 煌城韓雨

第53章 煌城韓雨


  當東野草芥將剪紙舉過頭頂時,所有人都震驚了。
  剪紙上的人物栩栩如生,和以往意義上的傳統圖案不同,這張剪紙上的人物都是出自扶桑最近熱門動漫《海人》。
  每一個人物都像是漫畫中走出來般,東野草芥看到周圍人震驚的表情,滿意的勾著嘴角。
  所有人都在仔細看著剪紙上的內容,氣氛變得異常安靜。
  “哥哥,那是你的剪紙,為什么那個叔叔說是他的?”小米仰著小腦袋,奇怪的看著韓雨。
  小文氣的咬緊后槽牙,那是韓雨哥送給他的禮物,不小心弄丟了,竟然被這個家伙撿去了,而且還大言不慚的說是自己剪的,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
  小文平時看起來是個文弱的小男孩,那是因為沒遇到讓他奮起反抗的事情,小文的兩只小拳頭緊緊握著,怒氣沖沖的向前跨了一大步,身體卻沒有移動。
  韓雨扶住了小文的肩膀。
  “讓我去搶回來。”小文氣地嘴唇打顫。
  韓雨沒有說話,饒有興致的看著東野草芥表演。
  小文不再掙扎,疑惑的看向韓雨。
  看到大家贊嘆的眼神東野草芥更加得意了,剛才的顏面掃地靠這張剪紙又全都找回來了,就算是在剪紙傳承地的華國,這樣的剪紙作品也是少見,東野草芥已經控制不住自己興奮的情緒。
  “這是我為《海人》本月新番創作的剪紙,跟本月的海報一模一樣。”東野草芥生怕別人看不到,又舉高了幾分。
  “不一樣啊。山野和貓神位置互換了。”韓雨悠閑地說道。
  剛開始大家都被剪紙超凡的技藝驚呆了,并沒有仔細看海報中人物的位置,被韓雨一提醒,大家才注意到。
  “咦,真的不一樣。”
  “我記得山野是跳起來的。”
  “對對,山野應該后面,但是這個貓神在后面。”
  東野草芥角色一黑,趕緊把剪紙拿到面前仔細一看,確實位置互換了,他當時沒仔細看就收起來了,后來為了拿出來挽回顏面也沒想那么多。
  韓雨笑著看向小文,悄悄做了個鬼臉。
  因為小文喜歡山野這個人物,所以當時剪紙時,韓雨特意把山野放到前面了,海報里的人多,不仔細看確實很難發現這點不同。
  東野草芥尷尬的咳嗽一聲,“我是故意這樣設計的,在整體構圖上更有美感,剛才我說的一模一樣,是個統稱。不過,除了這一點以外,我的剪紙和海報的沒有出入。”
  “難道他們背景不該是雅安兒大陸嗎?為什么是隆森亞山?”韓雨再次說道。
  “真的啊,新番他們應該是初燈雅安兒大陸,所以海報背景是雅安兒大陸。”
  “可是剪紙上……沒錯,是隆森亞山。我看到山脊了。”
  “天吶,不仔細看真看不出來。”
  這回小文抓了抓韓雨的衣角,有些小得意的笑著。
  山野就是在隆森亞山打敗亞西一戰封神,因為小文喜歡山野,韓雨也是投其所好,將背景也略改了。
  東野草芥狠狠的咽了口唾沫,臉上掛著勉強的笑容。
  呂小月在東野草芥說沈湘子壞話時,跟他不依不饒,但是看到《海人》剪紙時,也被震撼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心里大寫的服氣。
  可是此刻呂小月覺得事情很蹊蹺了。
  “這到底是不是你剪的?”呂小月雙手環在胸前說道。
  曾儀也從對剪紙的震驚中緩過來,“我怎么覺得你對剪紙很陌生啊,人物換了位置,背景更改,你怎么都像是根本不知道一樣。”
  經過呂小月和曾儀這么一說,其他吃瓜群眾也覺得很奇怪。
  議論紛紛。
  “當,當然是我剪的。”東野草芥磕磕巴巴的有些慌張。
  “大師應該標注了名字的吧。”韓雨語氣平和的小聲說道。
  呂小月像是突然接到提醒,“是呀,是你的肯定有名字。”
  東野草芥臉上青一塊白一塊,但是他相信只要自己咬緊說就是自己剪的,就算他們懷疑也沒辦法,反正剪紙是從一個小男孩身上掉下來的,是自己撿的。根本不會有人知道。
  “我這是隨手剪的,也不想展覽,沒署名。”東野草芥尬笑著說道。
  “哦~我還以為右下角的是作者的署名呢。”韓雨所有的話語都沒什么語氣,就像是跟身旁的朋友在聊天。
  東野草芥徹底懵了。
  呂小月搶先一步,“真的有署名。”
  曾儀也湊過去看。
  “煌城韓雨!”呂小月的大嗓門喊道。
  “作者叫韓雨。”
  “是我們華國人啊。”
  呂小月輕蔑的冷哼一聲,“你是韓雨嗎?”
  東野草芥眼角抽搐著,他是扶桑人,怎么會叫韓雨。
  曾儀瞪了東野草芥一眼,“我記得沒錯的話,剛才先生說自己是扶桑人。”
  東野草芥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大腦一片空白。
  “你是從哪里偷來的這張剪紙。”
  “這是我們華國剪紙藝術家的作品,你個小偷。”
  東野草芥手里緊緊的握著剪紙,拼命搖頭。“我沒偷,沒偷。”
  他沒想過最后會這樣,他只是想挽回面子,剪紙是撿的,小男孩身上掉下來,他本來想還給他,但是看到是《海人》的海報,剪的太好了,他猶豫了一下,實在不舍得還給別人,就偷偷的收了起來。本來想回家好好琢磨,在剪紙技藝上有所造詣。
  剛才拿出來只是想挽回面子,而且他只是高高舉起,應該不那么容易被看得那么清楚啊,怎么感覺哪里不太對。
  東野草芥現在也顧不得想自己怎么落在這么狼狽的境地,他就想趕緊跑,離開這里。
  “別走,小偷,再走我們報警了。”
  “我沒偷,剪紙是我撿到的,不是偷的,是個小男孩……”
  東野草芥的話還沒有說完,小文氣哼哼的站到他面前。
  “對對,就是他,我是撿到的,撿的,剪紙從他書包側邊掉下來……”
  小文一把將剪紙拿走,狠狠的瞪了東野草芥一眼。
  “嘿,韓雨,你也來動漫節啦。”人群后面傳來陳博的喊聲。
  韓雨?
  韓雨!
  韓雨……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韓雨的方向。
  小文把剪紙搶回來后,跑到韓雨身邊。
  韓雨溫柔的摸了摸小也沒的頭頂,“走吧。”
  所有人,“……”
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百家乐破解方法 陕西快乐十分前三组基本走势图 kk棋牌游戏辅助作弊器下载 大乐透复式计算器 足彩总进球什么意思 广西十一选五 阿飞六合图库彩 pc蛋蛋幸运28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图 4399德州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