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筆下文學 > 人間淚根之案件背后 > 爭取公平案二

爭取公平案二


  “蘇子尋,你是第一個發現你父親的,現在就請你將當時的情況詳細說一下,大家聽聽看有沒有出入的地方。”
  眾人同意下來。
  蘇子尋細細回憶起父親出事時,事情的經過。
  蘇功成夫婦的房間在二樓靠近樓梯的主臥。
  事發時,蘇子尋與王順心在蘇子尋的主臥下象棋。
  蘇子尋的主臥則在一樓最西南,離樓梯隔了一個大廳,也就是說如果有人從一樓上二樓,不會經過蘇子尋的房間,他們發現不了。
  蘇子尋一個卒子剛過河,還來不及得意,突然間一道閃電劃過天際,緊接著巨雷滾滾,響徹整個屋子。
  雷聲過后,他聽到雨聲中夾雜著一聲槍響,心里叮咚一跳問:“這聲音是從哪里傳來的?”
  王順心將手中的棋指下落后,指了指上方:“好像樓上。”
  蘇子尋想起父親的搶,大叫:“不好。”
  他緊忙跑了上去,王順心緊跟其后。
  柳如雪聽到他們上樓的咚咚聲忙問發生了什么事?
  蘇子尋氣喘吁吁地回了句:“媽,難道你沒有聽到槍響嗎?”
  柳如雪確實沒注意,因而對著廚房正在洗菜的保姆楊玉梅問:“楊姐,你聽到了嗎?”
  “好像聽到了,但不是從我們家傳來的吧,抱歉夫人,我耳朵不是很好使。”
  蘇子尋已經跑到樓上,他一邊敲門一邊大喊:“爸,爸,出了什么事?”
  但門內沒有任何回應,而推門,門卻又無法推開,他心里有一種極不好的預感,總覺得出了大事,緊忙跑回樓下大廳,從電視柜里取出那串能打開各個房間的鑰匙,打開門發現他的父親已經歪著腦袋斜躺在床上。
  蘇功成手里拿著一把搶。一顆子彈像他一樣安安靜靜地躺著,就在離茶幾不遠的地上。
  “這是什么情況,叔叔怎么啦?”王順心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情況,驚恐地問,站在門口不敢往里。
  與此同時,柳如雪與楊玉梅也跑上了二樓。
  蘇子尋已經跑到了蘇功成身邊,他模了模父親的鼻息,臉色頓時變得煞白,顫抖道:“爸爸,爸爸沒氣了。”
  柳如雪擰眉抱怨:“他心臟不好,我說讓他不要喝酒,他偏不聽,今天天非得去參加什么下屬婚禮,喝得醉熏熏的,這下倒好,把命都給喝沒了。”
  蘇子尋將身子挪離了蘇功成幾分,含著淚道:“不,媽你看,爸手上是什么。”
  柳如雪一看是搶,心理咯噔一跳,忙問:“他拿搶作什么?”
  她一邊說一邊要往里走,蘇子尋阻止了她。
  “媽,別動,你們誰都別進來,不要破壞現場,父親一定是被人害死的,兇手肯定跑了,我要報警。”
  柳如雪一看窗戶關得死死的,驚慌地問兒子:“兇手跑了,從哪里跑的,會不會還躲在屋里,床下和柜子里,你小心著點。”
  張子尋冷靜了些,他覺得母親說得有道理,輕手輕腳的打開衣柜,但里面并沒有所謂的兇手,這回他膽子大了些,匍匐在地,打開手機上的手電筒往床底下看去,仍然沒有人。
  王順心想起他在故事會上看到有人喝酒產生幻覺自殺,因而揣度道:“叔叔喝了酒,是不是因為醉酒,所以才出事的。”
  柳如雪見屋子里并沒有人,而值錢的東西也沒有少,并且屋子跟她離開時一樣,并不像有人來過,因而同意王順心的看法,也許只是意外,根本不存在兇手。
  楊玉梅難過道:“真沒想到先生會出這種事,夫人我下去看先把火關了,不然湯會冒出來。”
  “楊阿姨,都什么時候了,你還關心那鍋子湯,就是做出來也沒有胃口吃。”張子尋說完掏出了手機,拔打110。
  蘇子尋將事情經過說完后,沒有人覺得他所說有出入。
  柳如雪附加了一句:“他可能是被自己嚇死的。”
  柳如雪的話勾起了戴東杰的興趣,他讓沈心云跟上,將柳如雪叫到單獨的一間房內,開始問話。
  “你丈夫手上的搶是你們家的嗎?”
  柳如雪點頭。
  “這搶已經呆在家里十幾年了,也不知道功成是從哪里弄來的。”
  “你丈夫手持短槍支,你為什么認為他是被自己嚇死的?”
  柳如雪略微猶豫,還是將心里的話說了出來。
  “以前他跟我說過,這槍是用來嚇鬼的,看到他那副樣子,其實我第一反應是他喝多了,產生了幻覺,看到了鬼,然后被嚇死了,只不過覺得這想法太荒唐,沒敢跟兒子說,后來見房間里并沒有兇手,所以我覺得這種可能性還是最大的。”
  “你丈夫有沒有什么病?”
  “他有心臟病。”
  “先天性的還是后天性的。”
  “后天性的。”柳如雪毫不猶豫地回道。
  “那你覺得他被人謀殺的可能性大嗎?”
  “不大,我們別墅里沒有裝攝像頭,大門口可裝了,你們也看了,并沒有陌生人進來過,再說了,當時外面下著那么大的雨,要是有人來,肯定會在屋子里留下一些濕腳印,出事時,并沒有看到一個。”
  “如果有人事先躲在別墅里作案后離開呢?”做記錄的沈心云插了一句。
  戴東杰替柳如雪回了。
  “那兇手應該將大門口攝像頭損毀才是,但我們查了監控錄像,沒有人來,也沒有人離開。
  “他肯定是產生了幻覺,我聽說酒喝多了的人都愛出現幻覺。”
  戴東杰嚴肅地問:“這么說你認定你丈夫是被嚇死的?”
  “對,他可能是活見鬼了。”
  蘇子尋四處尋找,看別墅里有沒有躲著可疑的人,或者是貓啊狗啊的,聽到了母親的回話,很是憤怒,他將虛掩著的門推開,怒道:“媽,你胡說些什么?”
  柳如雪道:“實話實說。”
  戴東杰犀利的掃了蘇子尋一眼。
  蘇子尋欲張開的嘴巴最后沒有吐出一個字。
  “你丈夫講夢話嗎?”
  “講,有好幾次我聽到他在夢中喊清荷。”
  蘇子尋忍不住插嘴:“媽,我以前怎么沒有聽你說起過。”
  “又不是什么有臉的事,有什么好說的。”
  如果不是蘇功成出了意外,迫不得已,她想她這輩子大抵也不會將這事說出來。
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36选7复式8个号多少钱 天津时时彩几点开奖时间 福彩购彩大厅 北京快三形态走势图一定牛 中线股票推荐博客 幸运农场计划安卓版 北京时时彩赛车开奖 3D 四川金7乐首页 福建十一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