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筆下文學 > 我能提取熟練度 > 第21章 痛覺系統

第21章 痛覺系統


  BOSS不按套路出牌啊!這還怎么打?
  一邊在傷口拍上一包金瘡藥,莜莜無奈的說道:“對不起,我之前得到的情報有誤。那個陳明哪里是不懂暗器?他的暗器精著呢……嗯,居然能夠預判出我的走位……嘶!”
  說話間,莜莜的臉色已經變得慘白,豆大的汗珠從她額頭上滑落,卻愣是咬著牙沒有叫出聲來。
  夜未明見狀,不由吃驚的脫口問道:“我說大姐你不是開啟了痛覺吧?”
  “開啟百分之百的痛覺,不但可以憑意志免疫一部分被攻擊后的僵直……而且……嗯,而且戰斗中技能的修煉速度也將提升20%……我,我當然要開!”
  說得好有道理,夜未明感覺自己竟然無言以對。
  “可是你現在已經疼得生活不能自理了,還不快關掉!”
  這個游戲為了保護玩家,痛覺系統是開啟之后是可以隨時關閉的。不過每次關閉之后,卻要冷卻24小時才能夠再次開啟,而且開啟痛覺模式,必須要在非戰斗狀態下進行。
  莜莜輕輕點頭,立刻在系統后臺中選擇將痛覺關閉。那幾乎要把人逼瘋的疼痛感一瞬間仿佛潮水一般退去,莜莜這才感覺精神一松,舒服得忍不住呻吟了一聲。
  雖然關閉了痛覺,但莜莜現在還依然處于重傷狀態,各方面屬性下降至于原來的一半,只能繼續在原地休息。而因為處于戰斗狀態,她暫時還無法通過打坐調息來加快恢復速度。
  就在這時,系統卻是突然提示他們已經脫離的戰斗狀態。
  聽到這個系統提示,夜未明非但沒有感覺到絲毫的高興,反而忍不住脫口罵了一句:“這個雞賊。我本來還打算等他把諸葛神弩里面的七發弩箭說完,就沖出去和他單挑呢。現在這個距離的話,我絕對的有信心在三秒鐘填充弩箭的時間內追上他。”
  莜莜這時已經在地上盤膝而坐,開始運功調息傷勢,但這并不妨礙她在隊伍頻道里與夜未明交流:“諸葛神弩的容彈量并不是7發而是13發。我之前因為沒有給他一次性將所有弩箭射完的機會,所以你才見到他一次性最多射出7發弩箭。”
  又向夜未明科普了一些諸葛神弩的資料,莜莜面露愧色道:“對不起,把你也拖累進來了。其實這原本就是一個建議組隊完成的任務,只是我并不信任門派里的其他人,游戲里也沒有別的朋友……不提這個。現在只要我們從這跟著柱子后面一露頭,馬上就會再一次進入戰斗狀態。以他的箭法,現在我們打不過,也跑不了,還真是進退兩難啊!”
  “箭法,就他?”
  夜未明不由失笑道:“你還是別逗了,從你們兩個剛剛的戰斗中,我算是看出來了。那家伙其實正如你之前所說的那樣,根本就不懂得如何私用暗器,手底下一點準頭都么有,就知道夏極霸射!”
  莜莜聞言不由瞪大了眼睛:“那之前他的預判……”
  “蒙的唄。”夜未明一攤手:“你們兩個交手這么長時間,他已經朝著你射出了將近二十支弩箭了,蒙中一支不過分吧?”
  莜莜聞言兩眼一亮:“也就是說……”
  “你就是說你那瀟灑的走位在他面前作用將大打折扣。”夜未明無情的再次打擊少女不切實際的幻想:“他下一箭的落點在什么地方,恐怕就連他自己的不知道,你怎么預判?”
  “如果是普通的弩箭,比如你手里那把,我還可以嘗試根據箭道與箭速進行預判,用劍撥打一下,可是諸葛神弩的射出的弩箭速度太快,根本不可能做到。”
  莜莜嘆了一口氣:“你居然連這種事情也能分析得如此透徹,看來你才是真正的游戲高手呢。”
  對于這句夸獎,夜未明選擇笑而不語。難道還能告訴她,自己的暗器水平其實也和那個陳明一個逼樣,當初打仇霸的時候,就是全靠蒙嗎?
  沉默了片刻,莜莜再一次在隊伍頻道里問道:“我們現在怎么辦?”
  “除了手弩之外,你會使用其他暗器嗎,就是用手往出扔的那種?”
  莜莜的回答干脆利落:“不會。”
  夜未明忍不住吐槽:“不是吧,你一個唐門弟子居然不會扔暗器?”
  莜莜:“你會用槍嗎,我說的是手槍。”
  夜未明:“不會啊,怎么了?”
  莜莜:“你一個執法人員可以不會用槍,我作為唐門弟子不會扔暗器怎么了?”
  “沒事了,您老向療傷。”
  ……
  莜莜這一坐就是十幾分鐘,夜未明在一旁護法,同時負責監控BOSS陳明的動靜,免得那個奸詐的家伙趁他們兩個不注意的時候從其他位置繞過來,幾發弩箭把他們給突突了。
  根據夜未明的觀察,這個BOSS還算是比較乖巧的,又或者說是比較奸詐能忍?
  從兩人躲在柱子后面開始,他就端著手弩站在大廳正中央盯著這邊一動不動,別說試圖繞過柱子攻擊二人了,甚甚至就連用弩箭攻擊石柱破壞掩體的嘗試都沒有。
  這樣一來固然可以讓莜莜從容的接觸重傷狀態,并生命回滿,但夜未明也沒能找到憑借戰術近身的機會。
  嘗試啟動《岱宗如何》的主動效果引怪,得到系統提示距離過遠,不滿足技能開啟條件。無奈只能作罷。
  半個小時之后,狀態回滿的莜莜站起身來,敵我雙方的格局又再一次恢復到了原點。唯一的變化就是,兩人的位置從之前的大廳之外,變成了距離更緊一些的石柱后面。
  探頭飛快的看了一眼依舊站立在大廳中央的BOSS,莜莜迅速收回腦袋,對夜未明說道:“現在怎么辦?你對游戲的了解比我多,又是隊長,接下來的戰斗我聽你指揮。”
  夜未明聞言不由翻了一個白眼:“你之前不是還說自己是專業的嗎,怎么對游戲里的東西,還不如我這個普通玩家看透徹?”
  “專業特種兵啊,有問題嗎?”
  “沒毛病!”
  聽到她這個回答,夜未明才終于知道自己為什么看她之前握弩的姿勢與走位的身法那么眼熟了。這種操作在警匪片、戰爭片、諜戰片、甚至一些超級英雄電影里都能夠經常看到。只是把手槍換成了手弩,衣服換成了古裝之后,一時沒有反應過來而已。
  沒有再去糾結對方職業的問題,夜未明直接說道:“像你這種職業出身的,在早期的小說里一般都是主角。你在對于時機的把握這方面應該不用我多說什么,一會我出去先去吸引他的注意力,你見機行事,幫我制造近身的機會。”
  說完,已經竟內力灌入雙足,運氣八步趕蟾的身法,直接從柱子后面饒了出去。
  “孫賊,爺爺在這呢!”
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新浪体育微博 北京11选5开奖查询 内蒙古时时彩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天津麻将玩法规则 快乐12彩票开奖查询 陕西十一选五直三遗漏 足球直播信号源 延安代驾赚钱不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百人牛牛怎么玩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