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筆下文學 > 三國小霸王 > 第2184章 欲擒故縱

第2184章 欲擒故縱

看到陸遜與郭嘉出現在軍師處二樓,孫尚香松了一口氣,咧著嘴樂了。過了一會兒,才發現孫策鄙視的眼神,連忙用雙手捂住臉,轉身就逃。
  
  “站住!”
  
  “還有什么事啊?”
  
  “雖說只是定婚,但禮節不可少。”孫策沖著孫尚香使了眼色。孫尚香不明白,孫策接連扭了兩下脖子,示意她陸績在側,不能就這么走了,多少打個招呼,奈何孫尚香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一臉茫然地看著他,反倒是陸績有些不好意思,連忙說道:“大王,這是在宮里,當以公事相見,理當我向三將軍行禮。”
  
  “不。”孫策擺擺手,示意陸績坐著別動。“我家小妹從小被寵壞了,年紀又小,不懂規矩,公紀不要見笑。現在我教她,總比將來別人教她好,免生沖突。尚香,過來行禮。”
  
  孫尚香這才反應過來,羞得手足無措,扭捏著不挪窩,過了片刻,見孫策堅持,只得走過來,客客氣氣地向陸績行了一禮。她和陸績一般大,宮里宮外的橫行慣了,何嘗把陸績放在眼里,此刻卻要向陸績行禮,還要稱一聲叔叔,心里別提多別扭了,行完禮,扭頭就走。
  
  陸績也很別扭,面紅耳赤,如坐針氈。面對陸遜時,他可以坦然受禮,但面對孫尚香,他無法從容。孫策那句話聽起來客氣,其實更多的是殺氣,我家小妹是家里的寵兒,你們陸家不要欺負她,否則別怪我不客氣。陸家是吳縣第一大族,他又是陸康的獨子,向來受人尊重,什么時候被人這么威脅過?
  
  可這個人是吳國的王,話又說得這么客氣,他不舒服也只能忍著。平時怎么沒看出來吳王這么霸道呢?陸績百思不得其解。他到孫策身邊時間也不短了,從來沒見孫策對誰惡語相向過,甚至發怒的時候都不多,今天怎么像變了個人似的?
  
  找機會問問伯言。
  
  孫策渾若無事,又和陸績說起天高地厚的話題。陸績很快就將剛才的不快置諸腦后,與孫策商討起來。孫策沒有給陸績明確的答案,卻提出了幾個思考的方向,希望陸績自己去嘗試探索。陸績早就知道孫策思路獨特,見識與眾不同,卻是第一次親耳聆聽,不禁嘆為觀止。
  
  比如說,孫策提到天有不同的定義,一名多義,有藍天白云之天,有日月之天,有星辰之天,各自高度不同。即使是日與月、星與星,也并非在同一天,很可能相差很遠。這個說法聽起來很古怪,但是孫策的理由又很充分,讓他不得不承認有一定的道理。
  
  陸績大開眼界,忽然有些后悔。就這么離開太初宮,以后再想聽到如此高論可就不容易了。
  
  “大王,臣能繼續留在宮里為郎嗎?”
  
  “還想做官?”
  
  “臣想多聽聽大王高論。”陸績有些不好意思,難得地露出這個年齡應有的幾分稚氣。“大王所言雖質樸,卻能直指要害,頗有兵家之妙,比徐大師的文章易懂。請大王放心,臣一定不會干擾大王處理政務,也不會耽誤自己的職責,只是想在大王得閑時,向大王請教不通透處。”
  
  孫策大笑。“那就隨你吧。不過我學問有限,半通不通,你不要期望太高。”
  
  陸績大喜,連忙拜謝。
  
  兩人正說著,陸遜上了樓。陸績打量了陸遜一眼,陸遜臉色平靜,看不出什么端倪,陸績也不好多問,只好先向孫策辭別。陸遜一直站在一旁,等陸績下了樓才在孫策面前入座。
  
  “如何?”孫策笑盈盈地問道。
  
  “與軍師處同仁見了面,郭祭酒將兗州、冀州的事交付給我。”
  
  “就是見面這么簡單?他們沒刁難你?”
  
  陸遜眉心微蹙。“大王,新進的這批參軍書生氣太濃,對軍務也不夠熟悉,連發難都提不出有份量的問題,應該盡快安排他們到軍中實習一段時間。臣以為,可趁此機會,從諸軍中挑一些有實踐經驗的掾吏充實到軍師處來,增強軍師處的實力。”
  
  孫策沉吟不語。
  
  陸遜一語切中要害。新進的這批軍謀學問底子是好的,實踐能力卻差了些。以前汝潁士子自恃身份,不肯屈就,愿意入軍謀處效力的都是一些務實的人,還看不出多少問題,鐘繇、荀彧先后返鄉,現在汝潁士子倒是愿意為他效力了,他卻發現這些人有些言過其實,動手能力遠不如之前的那些軍謀,擬出的作戰方案有時連郭嘉都看不下去,只好重新返工。
  
  讓他們到軍中實習一段時間是個不錯的方案,但各部愿不愿意接收他們,又肯不肯放那些干練的掾吏離開也是個問題。大戰在即,都想立功,誰愿意放熟悉軍務的熟手離開,換一些眼高手低的書生?
  
  這里面涉及到的問題太多了,絕不是下一道命令就能解決的。萬一軍中將領敷衍,送來的也許還不如現在的這些人,軍師處的實力會大受影響,還不如不費這個心思。
  
  “此事需從長計議,急不得。還是說說兗州、冀州的事吧,你有什么計劃?”
  
  “等。”陸遜不假思索的說道。
  
  “怎么個等法?”
  
  “人心苦不足,得寸便進尺,大王越是急于達成協議,他們越是覺得有勢可依。與其如此,不如欲擒故縱,看他們能折騰到幾時,等他們徹底死心,再以武力平定,自然無話可說,只要能保命,別無他求。說起來,也是臣失誤,沒料到天子會入兗州,原先的作戰計劃落空。若是正面擊敗董昭,兗州也不會有現在的麻煩。”
  
  孫策忍不住笑了一聲:“這就是叫亂拳打死老師傅。好在你應變得當,沒讓天子占了便宜去。你也不用自責,實在不行,就以你的辦法,武力平定就是了。朱桓能當此任嗎?”
  
  “平定兗州應該沒什么問題。”
  
  “冀州呢?”
  
  陸遜沉吟了片刻,躬身施禮。“大王,臣以為,不論是進兵關中,還是進兵河北,涉及到兩個都督聯合用兵,只要有可能,皆當大王親至,不可假手于人。國之大事,唯祀與戎。兵乃國之利器,用得好可傷人,用得不好也會傷己,不可不防。臣知道大王有心練將,以備將來征伐天下,只是眼下諸將如周公瑾、太史子義者不多,不足以擔此重任,大王還要再辛苦幾年才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足彩混合过关计算器 足球小将吧 即时指数足球比分 上海快3历史开奖结果 透码资料 河北6月份种什么赚钱 河北十一选五害人 快乐双彩 十三水游戏手机官网 调查问卷兼职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