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笔下文学 > 三国小霸王 > 第2184章 欲擒故纵

第2184章 欲擒故纵

看到陆逊与郭嘉出现在军师处二楼,孙尚香松了一口气,咧着嘴乐了。过了一会儿,才发现孙策鄙视的眼神,连忙用双手捂住脸,转身就逃。
  
  “站住!”
  
  “还有什么事啊?”
  
  “虽说只是定婚,但礼节不可少。”孙策冲着孙尚香使了眼色。孙尚香不明白,孙策接连扭了两下脖子,示意她陆绩在侧,不能就这么走了,多少打个招呼,奈何孙尚香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一脸茫然地看着他,反?#25925;?#38470;绩?#34892;?#19981;好意思,连忙说道:“大王,这是在宫里,当以公事相见,理当我向三将军行礼。”
  
  “不。”孙策摆摆手,示意陆绩坐着别动。“我家小?#20040;?#23567;被宠坏了,年纪又小,不懂规矩,公纪不要见笑。现在我教她,总比将来别人教她?#33579;?#20813;生冲突。尚香,过来行礼。”
  
  孙尚香这才反应过来,羞得手足无措,扭捏着不挪窝,过了片刻,见孙策坚持,只得走过来,客客气气地向陆绩行了一礼。她和陆绩一般大,宫里宫外的横行惯了,何尝把陆绩放在眼里,此刻却要向陆绩行礼,还要称一声叔叔,心里别提多别扭了,行完礼,扭头就走。
  
  陆绩也很别扭,面红耳赤,如坐针毡。面对陆逊时,他可以坦然受礼,但面对孙尚香,他无法从容。孙策那句话听起来客气,其实更多的是杀气,我家小妹是家里的宠儿,你们陆家不要欺负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陆家是吴县第一大族,他又是陆康的独子,向来受人尊重,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威胁过?
  
  可这个人是吴国的王,话又说得这么客气,他不舒服也只能忍着。平时怎么没看出来吴王这么霸道呢?陆绩百思不得其解。他到孙策身边时间也不短了,从来没见孙策对谁恶语相向过,甚至发怒的时候都不多,今天怎么像变了个人似的?
  
  ?#19968;?#20250;问?#20160;?#35328;。
  
  孙策浑若无事,又和陆绩说起天高地厚的话题。陆绩很快就将刚才的不快置诸脑后,与孙策商讨起来。孙策没有给陆绩明确的答案,却提出了几个思考的方向,希望陆绩自己去尝试探索。陆绩早就知道孙策思路独特,见识与众不同,却是第一次亲耳聆听,不禁叹为观止。
  
  比如说,孙策提到天有不同的定义,?#24187;?#22810;义,有?#30701;?#30333;云之天,有日月之天,?#34892;?#36784;之天,各自高度不同。即?#25925;?#26085;与月、星与星,也并非在同一天,很可能相差很远。这个说法听起来很古怪,但是孙策的理由又很充分,让他不得不承认有一定的道理。
  
  陆绩大开眼界,忽然?#34892;?#21518;悔。就这么离开太初宫,以后再想听到如此高论可就不容易了。
  
  “大王,臣能继续留在宫里为郎吗?”
  
  “还想做官?”
  
  “臣想多听听大王高论。”陆绩?#34892;?#19981;好意思,难得地露出这个年龄应有的几分稚气。“大王所言虽质朴,却能直指要害,颇有兵家之妙,比徐大师的文章易懂。请大王放心,臣一定不会干扰大王处理政务,也不会耽误自己的?#38712;穡?#21482;是想在大王得闲时,向大王请教不通透处。”
  
  孙策大笑。“那就随你吧。不过我学?#35270;?#38480;,半通不通,你不要期望太高。”
  
  陆绩大喜,连忙拜谢。
  
  两人正说着,陆逊上了楼。陆绩打量了陆逊一眼,陆逊脸色平静,看不出什么端倪,陆绩也不好多问,只好先向孙策辞别。陆逊一直站在一旁,等陆绩下了楼才在孙策面前入座。
  
  “如何?”孙策笑盈盈地问道。
  
  “与军师处同仁见了面,郭祭酒将兖州、冀州的事交付给我。”
  
  “就是见面这么简单?他们?#22351;?#38590;你?”
  
  陆逊眉?#22856;?#36441;。“大王,?#38470;?#30340;这批参军书生气太浓,对军务也不够熟悉,连发难都提不出有份量的问题,应该尽快安排他们到军中实习一段时间。臣以为,可?#20040;?#26426;会,从诸军中挑一些有实践经验的掾吏充实到军师处来,增强军师处的实力。”
  
  孙策沉吟不语。
  
  陆逊一语切中要害。?#38470;?#30340;这批军谋学?#23454;?#23376;是好的,实践能力却差了些。以前汝颍士子自恃身份,不肯屈就,愿意入军谋处效力的都是一些务实的人,还看不出多少问题,钟繇、荀彧先后返乡,现在汝颍士子?#25925;?#24895;意为他效力了,他却发现这些人?#34892;?#35328;过其实,动手能力远不如之前的那些军谋,拟出的作战方案有时连郭嘉都看不下去,只好重?#36335;倒ぁ?br/>  
  让他们到军中实习一段时间是个不错的方案,但各部愿不愿意接收他们,又肯不肯放那些干练的掾吏离开也是个问题。大战在即,都想立功,谁愿意放熟悉军务的熟手离开,换一些眼高手低的书生?
  
  这里面涉及到的问题太多了,绝不是下一道命令就能解决的。万一军中将领敷衍,送来的也许还不如现在的这些人,军师处的实力会大受影响,还不如不费这个心思。
  
  “此事需从长计议,急不得。?#25925;?#35828;说兖州、冀州的事吧,你有什么计划?”
  
  “等。”陆逊不假思索的说道。
  
  ?#38712;?#20040;个等法?”
  
  “人心苦不足,?#20040;?#20415;进尺,大王越是急于达?#23578;?#35758;,他们越是觉得有势可依。与其如此,不如欲擒故纵,看他们能折腾到几时,等他们彻底死心,再以武力平定,自然无话可说,只要能保命,别无他求。说起来,也是臣失误,没料到天子会入兖州,原先的作战计划落空。若是正面击败董昭,兖州也不会有现在的麻烦。”
  
  孙策忍不住笑了一声:“这就是?#26032;?#25331;打死老师傅。好在你应变得当,没让天子占了便宜去。你也不用自责,实在不行,就?#38405;?#30340;办法,武力平定就是了。朱桓能当此任吗?”
  
  “平定兖州应?#22969;?#20160;么问题。”
  
  “冀州呢?”
  
  陆逊沉吟了片刻,躬身施礼。“大王,臣以为,不论是进兵关中,?#25925;?#36827;兵河?#20445;?#28041;及到两个都督联合用兵,只要有可能,皆当大王?#23383;粒?#19981;可假手于人。国之大事,唯祀与戎。兵乃国之利器,用得好可伤人,用得不好?#19981;嶸思海?#19981;可不防。臣知道大王?#34892;?#32451;将,以备将来征伐天下,只是眼下诸将如周公瑾、太史子义者不多,不足以担此重任,大王还要再?#37327;?#20960;年才?#23567;!?br/>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今天吉林快3开奖号码
重庆老时时个位技巧 飞艇计划软件下载 骰子押大小有公式 时时彩的对应码 新彊时时彩三星开奖号 澳洲5分彩走势软件怎么下载 腾讯龙虎和玩法 福彩3d稳赚方案 极速赛车期期计划 加拿大28怎么压才能中